杏仁茶和芝麻糊

【楼诚衍生 凌李】私人治疗番外(肉 名副其实的李熏然药丸)

鱼为鹿:

来不及贴正文了 没看过而且想看的旁友们麻烦点进我的lof找 细细!

 

早上七点半,对于休假和休养的人来说正是睡懒觉的好时光。

李熏然翻了个身,软绵绵的大被子也不如凌远暖和宽厚的身体抱上去舒服。闭着眼在半梦半醒中摸索了半天,才感觉到这张大床上似乎少了些什么。登时清醒了过来,睁开眼果然旁边的位置上空无一人,只有被子掀起的一角和床单上残留的压痕。

李熏然坐起来,有些没睡醒的耷拉着眼睛,揉了揉乱七八糟的头发,发了一会呆。突然想起问凌远在哪里,张了张口还没说出一个字,就看见凌远端着餐盘从卧室门口进来。

“醒啦,快把早餐吃了。”

李熏然虽然睡得有些迷糊,但还是一眼瞄到了凌远浅浅的睡裤口袋露出的手机的一角。

“这么早你起来干嘛啊。”李熏然的声音带了一点迷糊的沙哑。

“吃了早饭好吃药,吃完了再睡一样的。”凌远在床上支起小桌子,把粥和面包鸡蛋摆到李熏然面前。

李熏然哼了一声,不置可否,饭食热腾腾的香味窜入鼻子里,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凌远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吃完,才收了桌子和盘子。

“行了,继续睡吧,半小时后我叫你起来吃药。”

“就不能现在一起吃掉吗?”李熏然发自内心的哀嚎,撅了嘴妄图用撒娇换取睡眠。

凌远却很认真,虽然他无法否认李熏然撒起娇来确实很让人心痒。“不行,吃药伤胃,先让肚子里的食物消化一部分。”

“那你陪我睡一会。”扇着那双水灵灵想的大眼睛,拉着凌远的衣角,李熏然想说不定到时候他也睡着了呢。

却没想凌远把他按了下去,强行塞进了温暖的被窝。

“乖,你先再睡半小时。”说完还掖了掖被角,附送一个温柔而略带警告的笑容,才端了空盘子出去。

“哼!!”李熏然抓起手边的枕头向门口扔了过去,软软的枕头砸在地上没有发不出一点动静。而凌远早已不在门口了。

躺在被窝里,李熏然用刑警大队副队长的职业第六感发誓,凌远最近一定有什么事。

这段时间两个人一个休着病假,一个休着年假。这期间去过医院一次,复查李熏然的枪伤。结果发现伤口还是引起了一些并发症。从这回家以后凌远格外注意李熏然的身体。每天吃药、运动、食疗都在凌远的掌控之下。连晚上睡觉都变成了单纯的睡觉,最多就只是搂住李熏然,让他不要乱动。

这些都没什么,重点是李熏然发现,最近凌远总有接不完的电话,都是响了就挂断从来也不接。更有时候挂了电话转身出去端了一碗苦药进来让他喝,而且还面有怒意的样子。

有一天晚上李熏然起来喝水,凌远站在阳台打电话,模糊间还听到凌远叫“小纯”。李熏然有点不爽,但是人民警察光明磊落,不能做偷窥别人隐私的事,于是他悻悻的回了房间,闷不发作。

不就是嫌我了又碍着我不能接别人的电话吗?又没有逼你非要和我在一起。李熏然酸酸的戳着那个被他当作凌远的枕头。

想完又觉得醋味太重,纠结无用,决定还是找个机会好好试一试凌远。

盘算了一天,李熏然终于找到了机会。

十一点整,凌远强制收走了李熏然手上的游戏手柄。奇怪的是李熏然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死赖着不肯松手,而是乖乖的跟着凌远上床睡觉。凌远亲了亲李熏然的额头,然后在李熏然旁边躺下来。

李熏然翻过身对着凌远,黑暗中窥见凌远侧脸一点大致的轮廓,棱角分明又温柔可靠。

顺着床单摸过去,修长的手一路钻进了凌远的睡衣。

还没有摸到多少,就被凌远抓住了手腕。“别胡闹,好好睡觉。”

一段时间没有做过,面对凌远的制止李熏然不但没有停下,还隐约有些兴奋的想要继续撩拨。另一只手即刻伸向凌远的睡裤,灵活的手指挑开了系带就往里钻,摸到那个蛰伏着的东西,李熏然脸红的几乎要收回手来,但在黑暗里谁也看不到他的脸色。想起那一个个一天几遍响不停的电话,李熏然的手却是怎么也收不回来了,心怦怦的跳动,有一点紧张,慢慢的隔着内裤揉搓着,感觉到那里一点一点的硬了起来。

还不是有反应,李熏然有一点得意起来。

“别撩我,养好身体再说。”凌远还是拒绝,声音闷闷的。

李熏然猛的收回手,转过身去,也闷闷的说:“凌院长要是喜欢别人可以直接打电话过去,不用管我。”

凌远愣了一下,明白了李熏然是在说那天晚上他跟苏纯打电话的事。那天他们其实是在谈留院的问题,看到李熏然看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凌远就没有再专门解释,结果倒是被他记下了。

弄清楚李熏然今晚一反常态的原因,凌远有一点欣喜,有一点生气。欣喜李熏然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在意,而生气的是李熏然这样不相信他。

 

 

剩下的肉走微博:

http://weibo.com/zghjsw

所以如果链接出问题了 可以在微博直接找我lof的名字 是一样的

 

 


清晨第一缕阳光都才刚到窗沿的时候,极度疲劳的李熏然被手机铃声从梦中吵醒。头埋在被窝里舍不得抬起来,只从中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索,好不容易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才发现声音并不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而瞌睡已经去了大半。

电话铃声还坚持不懈的响着,李熏然终于拔出了深陷在被子中的脑袋,生气的望向大床上没有人的另一边。凌远的手机在那边的床头柜上一边高唱着系统原始的铃音,一边震动着打转。

电话电话又是电话!!!

李熏然终于忍无可忍。去他的人民警察光明磊落!去他的互相信任共建和谐家庭!!

李熏然愤然坐起,一把抓起凌远的手机,大有“我今天就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之势。

终于看清了手机上的显示,李熏然一脸的来势汹汹都僵在了脸上。有几秒钟的静默就像一颗炸弹丢到了自家的阵地一样的尴尬,李熏然突然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却又舒了一口气,觉得有一点窝心。

因为屏幕上闪烁的不是什么电话号码,而是定点的闹钟,标题是:“熏然的吃药时间”。

这个时候,凌远正好从门口进来,手里还提着热乎的豆浆和新炸出来冒着香味的油条。靠在门边忍俊不禁的看着李熏然写了满脸的尴尬。

“李警官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呵呵......那什么,手机铃声不错......”李熏然继续尴尬。

“我怎么记得前两天还有人说我还在用初始铃声,太土了呢。”凌远继续笑的很有深意。

“哪有,一定是你记错了。”赖皮不成李熏然试图转移话题,“凌远我好饿,快给我早餐——啊痛!”刚刚在气头上没有注意,这会稍微移动后面就传来一阵残留的钝痛。李熏然龇牙咧嘴的捂着屁股。

“叫你昨晚撩,这下爽了吧。”凌远嘴上说着,却放下了早餐坐在床边给李熏然揉着酸痛的腰。

“还不是你......”

李熏然自知理亏,说了一半不好意思继续,从脸一路红到了脖根。索性一头埋进了凌远的怀里。

凌远笑的温柔,收紧了怀抱,很认真的在李熏然的耳边说:“放心,我这辈子就和你在一起。”







扯两句:我速度怎么这么慢啊啊啊 等会还要上课 感觉药丸!

              你们的糖 拿好  这篇快把我自己都齁死了 

              又污了起来 脸是什么我已经不要了

              听说kkw在米兰 然而我并没有时间过去 叹

              下一篇蔺靖 我们不见不散

 

 

评论

热度(151)

  1. 杏仁茶和芝麻糊子归 转载了此文字
  2. 于心归处子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花吐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