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楼诚衍生/谭赵】玻璃之情

余香病酒:

Chapter24.


 


季白躺在坚硬的地板上,平时锐利如剑的一双眼换得如今麻木又空洞,身下的木质地板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温润柔和。房间里的装修和陈列无一不在彰显主人的品味和个性,偏中式的设计表现出设计者保守念旧的一面,家具的材质和用料都极为讲究也说明居家者用心生活的程度。一切都十分完美,可惜桌上摆放的双人合影前落下的灰尘出卖了表面上铺陈开来的平和,只显示出房间的空寂。


 


两个男人肩并肩站在一起,中规中矩的拍照方式也被一对恋人眼里的星辰大海淹没,照片里的季白看起来要比现在青涩的多,太阳又毒又辣偏偏就都笑得见牙不见眼。翻过照片背后还被人用钢笔一字一字的标了年月日,落款上的日期是五年前,相片的背景是医科大学校园的树林里,郁郁葱葱的树木透着年轻人所特有的生命力,那些年的日子在外人看来总是苦的,可是只有他们几个当事人才知道这苦也是甜的。


 


季白十岁之前还一直住在警属区的大院里,李家和季家是对门,两家大人又都是老战友兼同事,所以季白和李熏然是真的属于那种打娘胎里就认识的,两个人的生日算来算去相差也不过几个月,李熏然打小就是奇淘无比的那类熊孩子,季白也不让人省心,俩人一个要砸人家窗户另一个就悄咪咪的跟在身后帮人放哨准备石头,所以一直到后来季家从院里搬出去两个人的联系也一直没断过。


然后就又多了个赵启平。


赵启平跟他俩谁都不一样,十一二岁的孩子一点儿也不淘气,每天跟在季白身后除了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天看地看他泡妞以外就是念书学习,这倒是让刚迈入青年行列的季白省了不少事儿。


小孩这时候正是抽条长个的时候,早上起来三个白水煮蛋一碗粥还得多加两个肉包子。季白不愿意委屈了赵启平就瞒着人天天跑出去给人当家教做陪练,一个月也赚不了几个钱,但是养活小孩儿总归是够了。赵启平父母的抚恤金除了他给人交学费剩下的一分钱都没动,日常开销都是从季白这儿走,或者是打工的补贴。


 


后来有一天李熏然一边撸着串一边问他这是何苦呢,季白就大着舌头摇头晃脑,他总觉得既然这小孩儿交到他手上,他就有这个义务要把人照顾好。更何况赵启平跟他也真是贴心,有什么事儿都第一个想着他,就是上课老师发袋糖做奖励都要带回家哥哥一半我一半。


 


再后来,时间就像童年时作文中写的一样,如白驹过隙一般。


 


赵启平一直就想学医治病救人,他总说这是受到了他哥道德感膨胀的影响,季白不置可否。他养出来的孩子做什么都是好的。


 


生活始终都是平静的,就算是苦闷也是种乐趣,季白想,大概他的一生就会是这个样子了,警校毕业,然后做个好警察,好哥哥,接着结婚生子,可是生活就是这样,让你永远也摸不准猜不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从天而降一大盆狗血。


 


然后季白就在他二十五岁生日那天遇到了大他三岁的庄恕。


 


大概是生日愿望提前生效了,年轻时候的情感总是执着而热烈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两个人就这么直接的对上了眼,干柴碰上烈火酿了一场连灵魂都打上了烙印的灾难。每天痴缠在一起,有情人饮水饱,什么都不做只是看见对方就是快乐的。庄恕一边在这边的大学做讲师,一边研究课题发表论文,季白就没日没夜的陪着他,队里没什么事就天天往庄恕住的那套小公寓里跑,洗衣服做饭顺手拈来。


后来,时间久了,问题慢慢就出现了,年轻时候的情感总是太过于自我,太注重自我感受,


生活在一起磕磕绊绊在所难免的,最开始出现问题,两个人还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好好谈谈,可是越到后来心越疲累,吵架,打架,一开始还是用嘴,到了后来就用最直接的方法解决问题。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谁也不让着谁,有时候打着打着变了味最后就是来一发解决。


 


可归根到底都是治标不治本,两个人互不相让的性格,谁都不肯主动低头成为了最后分开的主要原因。


 


你表现的狠心?那我就表现的比你还满不在乎这段感情,不过就是吵架,两个人相互了解到了骨子里,踩着对方的痛脚也是一个比一个准,什么难听说什么,非要用一把刀把对方的一颗真心剖的鲜血淋漓。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落下了,起因在现在看来其实特别小,不过就是生活的琐事,可架不住两个人的逃避和冷战。


 


最后还是庄恕先迈出了两个人之间的最后一步,留下张纸条和公寓的钥匙就飞出了国。




踩着最后一分钟把今天的二更放出来了,我也是非常的不容易呀233333333。推荐一个特别好看的凌李文!叫《警察守则》写这个文的太太叫 @是豆豆啊👻 作者豆也特别可爱呀。



评论

热度(70)

  1. 杏仁茶和芝麻糊我是白雪公主她妈的毒苹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