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楼诚衍生]没溜儿爱情故事 1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1 一饭之恩你说要不要记着


平安大街通常晚上都挺平安。这是条双向八车道的主干路,路两边不是政府部门办公楼就是银行,一到下班时间就静悄悄的——除了最东头的平安分局和最西头的平安医院之外,毕竟犯罪和生病是不大可能按着上下班的时间表来的。所以一到夜里,这条街上最大的动静就是警笛声和救护车声,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互不相干。像今天晚上这样警车开进了医院的事,至少上个星期刚提了平安医院副院长的凌远还没遇见过。


按理说总值班都在三楼的院长办公室,然而昨天下半夜有个瘾君子冲进门诊抢了一把注射器,把急诊室夜班的护士吓得不轻,凌远今天就干脆一直待在一楼急诊,给她们壮胆。


警车以80码时速开到急诊门口的时候,凌远正好站在门口抽烟,顺便等着自己那份迟迟没来的外卖。他借着屋里的灯光看见警车前排两个人都是血糊糊的,马上扔了烟,回身拽了辆平车跑过去,拉开车门就往司机的颈动脉上摸,心想这警察还挺猛的,负着伤还能——


司机反应极快,抬手把凌远的手拍掉,冲他挺不好意思地笑笑。


“大夫,我没事,不是我的血,您能帮我把这人拖出来吗?我和他铐一块了不好使劲。”


凌远打量了下这小警察的单薄身板儿,无论如何也不像能把副驾上那个大汉打得满头出血的样子,倒是需要自己帮把手是真的。“不是不许刑讯逼供了吗?”


“嗐,哪儿啊。”小警察低头拿钥匙在手铐上捅咕两下,捅开了,扯着大汉的胳膊就往外拽,“这是喝醉了打群架的,正巧被我看见了,都让人开瓢了还跑呢。您先给缝缝,回头我带分局去。”


凌远把那大汉拉上平车,就手往处置室里推,小警察亦步亦趋地跟着,也帮着推,结果越帮越忙,平车一溜歪斜眼看要撞门框上。凌远看了他一眼,叹口气,“去,挂号去。不挂号我没法下医嘱。”


小警察哦了一声,扭头往挂号处走,凌远一边洗手消毒戴口罩一边有点想乐:堂堂副院长,心外一把刀,给人缝开瓢!这夜班值的也是让人意想不到。正想着呢,电脑上滴答一声弹出个待处理窗口,看照片就是刚才那小警察,傻乎乎的证件照旁边是李熏然三个字,他拿自己的社保卡挂的号。


两分钟后李熏然拿着病历本挂号单敲门进来了,凌远头都没抬,手稳稳地缝了一针,说道:“病历放桌上就行。门口有个洗手池,你把你那满脸血洗一洗,待会我看看你破了哪儿没有,”他打了个利索的结把线头剪了,扬扬手里的针,接着缝下一个口子,“今天酬宾,缝一送一。”


李熏然正弯腰往脸上哗哗泼水洗着呢,没听清楚凌远说什么,带着满头满脸的水直起身子眨眨眼,一脸十分无辜的懵逼表情,“大夫您说什么?”


凌远百忙之中抽空往这边看了一眼,李熏然眼睛亮亮地冲他微笑,看着精气神儿十足,倒把刚才要说的给忘了。


扔在桌面上的手机亮起来,铃声是N年前大热的口水歌《我不想长大》,这回李熏然忍不住笑出声来,又憋回去,低头噗噗地偷笑。


“去门口拿个外卖,钱我网上付过了。”


李熏然诶了一声,过了会儿托着饭盒回来——打开的。他一边吃一边心存感激:“大夫您怎么知道我晚上没吃饭,饿死我了。谢谢您啊!回头我给您钱!”


凌远心想我上哪儿知道你没吃饭去,是我没吃饭好吗。然而木已成舟,饭已落肚,难不成还能吐出来?想到今天大概要靠泡面对付一宿,凌院长悲从中来,下手都格外重了一分。手底下的醉汉觉出疼来,哼哼着要挣扎,凌远的眼睛在口罩上方危险地眯起来,警告道:“别乱动!”


李熏然咬着筷子从兜里掏出手铐,咔嚓一下把醉汉又铐在平床上,跟着斥责一句:“动什么动!”


凌远想,怎么有人能嘴角挂着饭粒还说的这么义正辞严呢,太不科学了好吗。


不科学到凌大院长直到远远望着警车开出去才想起来李熏然没问自己叫什么,自己也没说,两人到目前为止的全部联系就是垃圾桶里吃得一干二净的饭盒和屏幕上笑出白牙的证件照。他走回电脑前把医嘱补完,写两行就要往那张一寸的笑脸上瞄一眼。


这何止不科学,简直是魔怔了!


——可他刚才吃得真香啊。本来没觉得怎么饿的凌远听到了自己肚子抗议地叫起来。他走回三楼自己办公室泡了个面,等泡面的几分钟间隙里用手机上网转了一圈。


搜索关键字是李熏然。


凌远不是个特别依赖网络的人,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找到了李熏然的微博,最新一条是转发费玉清嘿嘿嘿的。凌远怅然地吃面,一不小心泡久了简直难以下咽。是谁跟他说的来着,转发黄笑话的都是直男,转发“如何练出腹肌”的才是弯。


他嚼着索然无味的面条,手指又往下滑了一下。


嘤!我的名节! 别闹!//@Simon:通常来说,警花都是指女警吧?不要用科技手段混淆事实。 //@警号23333:来来来,快看分局新来的警花!有图有真相![李熏然傻乎乎证件照.JPG][李熏然证件照美图滤镜修颜.JPG]


凌远看着那张被修的面目全非的照片,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警花是什么鬼啦!这人太好玩了。


他放下面碗点了一根烟,在天亮之前把李熏然那两百来条微博都看了一遍。凌远向来是个谋定而后动的人,他现在就是在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是?至于要不要动,还是看有没有这个缘分吧。


然后他想起来李熏然好像忘了给他外卖钱。啧,这下赔大发了。

评论

热度(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