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蔺靖】如此甚好(ABO) 17

红沉蓝业:

一个目录
第十七章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已到了掌灯时分,屋内很安静,半点杂音也无。他侧耳一听,连院子内都是一片寂静。
  
  楚翘背对着他趴在桌子上,正在睡觉。萧景琰知道这丫头肯定又只顾着照顾他没去休息。
  
  萧景琰喉结滚动了一下,觉得有些口渴,可又不想惊扰楚翘。一只手撑着准备坐起身下床去给自己倒杯水喝,却没料到全身的力气似乎被抽空了,软绵绵的提不起半点劲。撑在床头的那只胳膊一软,萧景琰差点一头撞在了床沿上。
  
  “殿下!”
  
  楚翘本就是浅眠,萧景琰这番动作之后很快就醒了,一看到自家殿下差点栽下床,吓得花容失色,赶紧跑过去扶着萧景琰。
  
  萧景琰被楚翘扶着靠好在床头,将双手摊开在眼前,心里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抬头正要问楚翘自己晕过去的事,却看见了楚翘肿的跟桃子似的两只大眼。
  
  “谁欺负你了?”萧景琰下意识以为楚翘被人欺负了,怒意瞬间就提了上来。
  
  楚翘使劲摇头,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一口银牙紧咬着,眼里又蓄起了泪水。
  
  萧景琰有些头疼,他一向不擅长揣测别人的心思,何况楚翘又是个姑娘,他就更束手无策了。
  
  一只手伸出被窝,带着温暖,在楚翘的头顶上轻轻地抚了抚,“怎么了?”特意放柔了的声音,让本就好听的声音更加摄人心魄。
  
  楚翘仿佛又看见了很多年那个柔声安抚着惊慌失措的她的少年。
  
  她哽咽着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跟萧景琰说。她自打从蔺晨那儿得知了那个消息,就一直在想,等萧景琰醒后该怎么说才能让他接受。她可还记得殿下失忆之后,连坤泽的身份他都接受得那么为难,更何况这个了。
  
  楚翘想起当初萧景琰对那个孩子的决绝,越想越难过,自己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殿下的不对劲呢,那碗碎玉汤要喝了,也就没这回事了。
  
  “我来说吧。”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蔺晨端着一碗东西站在那儿,不知道来了多久。
  
  萧景琰眼里闪过疑惑,蔺晨怎么会在这儿?
  
  楚翘看向萧景琰,眼带询问。萧景琰对她点了点头。
  
  
  
  楚翘走后,蔺晨走近床榻,将手里的碗递给萧景琰,“手上有力气吗?”
  
  萧景琰扫了一眼碗里黑漆漆的东西,扑面而来的药味儿让他下意识嘴角一瘪。
  
  “这药不苦。”蔺晨看出他的抗拒,补了一句。
  
  萧景琰清了清嗓子,掩饰了一下不自在。“你先放在桌子上吧,等会儿我再喝。”他现在刚醒,手上没劲端不稳,非得把药洒床上了不可。
  
  谁知道蔺晨直接举着碗就递到了他面前,“等会儿药凉了才苦。”
  
  碗都递到嘴边了,萧景琰觉得两个大男人之间何必扭扭捏捏的,干脆爽快地低下头不带犹豫地将碗里的药喝了个干净。蔺晨还真没骗他,这药不苦,甚至还带了点甘甜味儿。
  
  萧景琰活了两世也没喝过这种药,一时间还有些回味,也没反应过来蔺晨顺手用帕子帮他擦了擦嘴。
  
  “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萧景琰想起正事,“小殊……嗯,苏先生的病怎么样了?”
  
  他还记得这人说的会尽快着手治疗梅长苏。
  
  “活蹦乱跳。”蔺晨把碗搁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苏先生身体大好了?”萧景琰心里高兴起来,他虽知道蔺晨医术高超,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能治好梅长苏的病。
  
  “有我爹和药王谷谷主在,再加上我的药方,想死也难。”
  
  萧景琰笑了笑,略显苍白的脸上也带了光彩。
  
  “多谢蔺先生。”萧景琰知道琅琊阁阁主和药王谷谷主愿意一同出手的话,那就是有不小的把握了。
  
  “萧景琰。”蔺晨没接他的话,只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目光深沉,仿佛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他。
  
  萧景琰疑惑,“蔺先生有何事?”
  
  “你就不先问问自己的情况吗?”蔺晨黝黑的眸子里摄进了萧景琰的身影。


  萧景琰一愣,不知道蔺晨为何这样问。他眼里带了茫然,“我……怎么了?”
  
  蔺晨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的摇了摇头,“你就没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吗?”
  
  萧景琰更加茫然了,他自从来了岳州就忙成一团,受灾的民众需要吃穿,他要负责出面进行调度,否则那些米店的老板不知道会把价格抬到哪里去,官场上的贪墨迷雾需要他一点一点地去拨开,甚至带兵连夜奔袭去拦下那支运送官银的车队。
  
  他哪里有时间停下来去想些别的。后来在把许林安和顾荣解决了之后,他腹部突然就绞疼起来,本来想着尽快回屋以免闹出什么不雅之事,但这绞疼却很不寻常,疼的他都晕过去了……对,自己怎么晕过去了?
  
  “风寒吗?”萧景琰湿漉漉的眼睛里带着疑惑看着蔺晨。他仔细想了想,自己上一世从未得过什么重病,最多就是一个风寒,只分受寒的严重程度罢了。自己这次能晕过去,只怕这风寒是很严重了。
  
  蔺晨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萧景琰一脸茫然地看着蔺晨像一只困兽,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时而回头面带纠结之色地看着他。
  
  “蔺先生不用讳言,直说即可,本王承受的住。”
  
  萧景琰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蔺晨怕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这句话一出,跟念了定身咒似的,成功地让蔺晨顿住了脚步。
  
  “你什么都能接受?”蔺晨复又坐下来,双手环抱。
  
  萧景琰就差给他拍胸膛保证了。
  
  “你知道你是坤泽吧。”蔺晨估摸着,都过去这么久了,萧景琰再是迟钝肯定也知道了这个世界和他们之前的不同。
  
  萧景琰面容扭曲了一下,点了点头。他实在不想回忆起这件事,算算时日雨露期又要到了…… 愁人。
  
  “你还记得我们刚来时候的事儿吗?”
  
  萧景琰眼神游离了一会儿,又点了点头。
  
  “坤泽不分男女,皆可怀孕,你知道吗?”
  
  萧景琰想起自己看过的医书上的记载,点点头。
  
  ……
  
  等会儿,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萧景琰双目圆睁,一双大眼里满满的不可思议。
  
  他很想对蔺晨说让他别开玩笑,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合适。但是看着蔺晨一脸严肃,甚至还带了些愧疚的神情后,他就明白了,这不是一个玩笑。
  
  
  
  “你刚才给我喝的是什么药。”
  
  沉默良久,萧景琰突然开口道。
  
  蔺晨脸上划过讶色,他没想过萧景琰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安胎药。”
  
  “难怪我以前没喝过这么甜的药。”
  
  “……” 这是重点吗?
  
  沉默继续在两人之间蔓延开,但少了些沉重。
  
  蓦地,萧景琰将手臂横挡在眼前,似要遮去某种情绪。
  
  “他还在啊。”
  
  萧景琰没指明哪个“他”,但蔺晨知道。
  
  “嗯。”
  
  萧景琰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滋味,他这段时日这么折腾自己,这个孩子竟然还那么顽强地活在他的身体里。他应该高兴地叹一句,“不愧是他萧景琰的孩子”吗?
  
  又是一阵沉默。蔺晨早就放下环抱的双臂,垂了手坐在凳子上,出神地看着萧景琰胸膛的均匀起伏——若不是知道萧景琰刚醒过来,否则定会以为他睡着了。
   
  “蔺晨。”萧景琰好像还是第一次唤他的名字。
  
  “嗯。”
  
  “我在。”蔺晨“嗯”了一声后,又补了两个字。
  
  “你觉得我会留下他吗?”萧景琰放下遮挡住眼睛的手臂,直视着蔺晨的眼睛。
  
  蔺晨欲言又止,复又摇了摇头,只说了三个字:“不合适。”
   
  萧景琰不置可否。
  
  他自然清楚蔺晨说的“不合适”是指什么,夺嫡正是关键时候,他的身份一旦暴露,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将会前功尽弃。这个孩子,生错了时候,更生错了人家。
  
  若有利弊权衡,那么他才应该犹豫,但细想之下,这个孩子只会带来“弊”……
  
  那么他到底在犹豫什么呢?
  
  萧景琰顾不得蔺晨还在一旁看着,下意识地伸手去隔着被子摸了摸自己的腹部。
  
  什么都没有。
  
  “他大概要四五个月才会有动静。”蔺晨不知是出于医者本能还是什么,没忍住开口为萧景琰普及“常识”。
  
  萧景琰有些悻悻地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这不是没经历过嘛。
  
  “你想留下他。”蔺晨明白了萧景琰的决定,并且毫不委婉地指出来。
  
  萧景琰低着头,似乎在暗自挣扎着什么。从蔺晨的角度看去,只看到他露出的美人尖和微翘的下巴,还有小扇子似的眼睫。
  
  这位靖王殿下,还真是个美人儿。蔺晨思绪游离。
  
  “走一步看一步吧。”
  
  萧景琰很少说出这种没把握的话,一向说话掷地有声的他,这次却底气不足。
  
  蔺晨自然也听出来了,但也没多说什么。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个孩子留着不是一件好事,但他却不能忽略,在萧景琰表现出想留下这个孩子的意思后,自己心底涌起的那股狂喜。若不是他一向自制力傲人,只怕会高兴地当场跳起来。
  
  “那就,走下去吧。”蔺晨接了这句话。
  
  萧景琰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孩子是本王的。”
  
  言下之意很明确, 关你什么事。
  
  ……
  
  蔺晨决定把刚才的狂喜和感动都收回来。
  
  你说说你,你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一个……不解风情不知变通的水牛!
  
  蔺晨在心里一阵狂骂,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骂谁。
  
  


  
  
  
  未完待续
  
  球球啊,以后等你鸽子爹老了,就把他扔了吧,你父王才是真的爱你。(专注于打小报告的lo主)


         歇几天更。
  

评论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