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楼诚深夜60分】第一医院花吐科

安筠知雪:

关键词:花吐症


BUG OOC 都是我的


没有逻辑以及语死早,第一次接触花吐症,考虑的都不周全,抱歉……


 @楼诚深夜60分 


==================================




花吐症算不算是绝症韦天舒并不知道,他只知道凌远的办公室已经快被花瓣淹没了。他闻着满屋子的茉莉花香捏起了鼻子“我靠,老凌你怎么吐得是茉莉花?”凌远呆愣愣“不知道,吐什么哪是我能控制的?”韦天舒恨铁不成钢“你吐什么都是夹竹桃!你怎么回事?”凌远耸耸肩“总之不存在任何操作失误”房间里的茉莉香味实在是太浓了,韦天舒捂着鼻子叫道“你他母亲是原发的?你快去住院吧,李睿刚收了一个病人正好你俩一个病房探讨病情。”


凌远长叹气“三牛,我要求单人病房。”韦天舒阴森森的笑起来“凌院长,医院床位紧张您作为院长也是知道的,不要要求特殊待遇,请住进花吐科病房,避免交叉感染。”“韦三牛!你的手套明天就漏掉!”“得嘞,院长您放心,我不会跟你一个病房的,作为已婚人士绝对和这个毛病绝缘。”凌远乐了“是,你要是得了这个毛病离婚都是轻的。”韦天舒看着凌远嘴巴里吐出来的茉莉花瓣“老凌,你还是闭嘴吧,一会这茉莉要把我淹死了。”“这不正好为民除害了?”“被花瓣淹死也比这个岁数还暗恋的强。”


花吐症病房其实是有讲究的,谁吐得花瓣有味道那同病房的一定是味道淡的或者是相近的,花朵串了味也是能呛死人的。凌远戴着医用口罩自己一个人来到了病房门口,身上也没带着什么住院要用的东西,毕竟院长室离着不远,少说话不至于吐得到处都是花瓣。他想着韦天舒说起那位病友不由得心有戚戚焉,不知这位仁兄是原发的还是传染的,不知道也没有治愈的希望,作为一名医生还是开导一下对方为妙。


凌远一开了房门的一瞬间就觉得事情并不太对劲,不是说好了不能两个味道浓的放一块吗?这满屋子的丁香花香又是什么鬼?他看了看另一个病床上的人,终于心里十万个词语全都用来招呼了韦天舒“李熏然?你怎么在这里?”


“远哥?你查房啊?”病床上的李熏然十分的无辜,他说完话就用手收了收掉在了床铺上的丁香花“你离我远点,别被传染,刚才李睿说又要有个病友,我还以为是他。”凌远无奈极了,他摘下了口罩“我就知道韦天舒和李睿这俩人碰一块绝对没好事,你不用怕传染我。”小李警官看着凌远吐出来的茉莉一瞬间蹦起来“远哥!你们医院是不是克扣了买医用手套的钱?”凌远看着一边说话一边激动地喷着丁香的李熏然,祖宗,你一定是韦天舒派来折磨我的。


“你怎么回事?”凌远摘了口罩,坐到了李熏然的病床边。反正大家都有病,谁也不怕传染谁。


“同事病了,我碰了花瓣,他好了我病了。”小李警官觉得自己倒霉透顶,自己没有谈恋爱就是错的是吗?其他的不说为啥全警局就他自己被传染?凌远思索了一下“所以你不是原发的?”李熏然默默点头,如果是原发的他怕是不会这么憋屈。凌远好心开导他“不是原发的比较好办,找个人谈个恋爱就完事了。”“远哥,你当是在市场里买鸡蛋吗?那个顺眼直接解决?”凌远看着面前的丁香吸了吸鼻子“不,我当你选的是萝卜。”


 


病友相聚意外的惹人注意,韦天舒作为已婚人士,夫妻感情甚笃,不惧怕被传染,去探病意外的勤奋。凌远看着满屋子又是丁香又是茉莉恨不得跟他的两位同事谈一谈,这明显违反了实际操作,来探病的韦天舒笑的一脸欠揍“凌院长,医院病房不够。”凌远心里暗骂,不够个鬼啊。韦天舒闻了闻房间里的味道“这屋子的味道确实刺鼻了点。”


凌远双手环胸“还不是你们安排的?”在一边看吵架看的不亦乐乎的小李警官终于插嘴道“远哥,你不愿意和我一个病房?那我换个病房好了。”凌远看着喷过来的丁香默默地叹气“不是,我愿意的,医院里病房不够,别调了。”韦天舒依旧是一脸的欠揍“是啊,我们第一医院床位向来紧张。”


凌远瞪着韦天舒“你的报告写完了?手术做完了?病房查完了?”韦天舒拎着衣服赶紧起身“哎,院长!你还病着,现在是休息时间。”“那你就别来打搅我休息!”“我去,小李警官,我刚给他送完了午饭,你说这是什么事?”李熏然呐呐“拔吊无情?”韦天舒立即拍巴掌“不愧是人民警察!他就是重色……”“滚!”凌远立即吐着茉莉截断了韦天舒的胡话,望着窗外的蓝天再次叹气,他与韦天舒果然是不能愉快的交谈了。


小李警官伸着头看着隔壁,那边从刚才就在折腾着,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些大。凌远扔下了韦天舒交过来的报告,问了一句“什么事啊?”小李警官一脸受了打击样子“隔壁那俩好上了,他们出院了!老天不公,单身狗也是要活着的!”凌远重新拿起了那份报告,在一处重重的画下了一条下划线“没事,你回来别看了,你这病房里还有一个单身的陪着你呢。”李熏然一边往回走一边嘟囔着“不是单身谁会得这个病啊。”凌远再次重重的画了一条线,小李警官头脑不开窍也实在是一件无奈的事情。


住院的日子反正也无聊,两人吐得花瓣时间长了也不觉得熏得人难受了。两人挤在同一张病床上看着电视,李熏然突然问道“远哥,你为什么不积极配合治疗呢?”凌远视线没有离开电视“什么治疗?”“谈恋爱啊,隔壁那俩走了都多久了?”凌远不安的抹了抹鼻子,这个疗法对于李熏然有用,对于凌远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他扫了扫床铺上的花瓣“这么大岁数了,谈什么恋爱?”“远哥,谈恋爱治病啊!”“你当随便是谁都行吗?”“你喜欢不就行了?”凌远沉默了一会“我这毛病没法挑萝卜。”小李警官依旧不明所以“那就挑个鸡蛋。”凌远终于无话可说,他面前的这位就是自己的病原体,自己这毛病大概是治愈无望了,凌远在心里为自己默哀。


 


小李警官不知从哪里淘来了一副围棋,缠着凌远跟他打发时间,凌远叹着气坐在他对面拾起了白棋。一盘棋下了不到半个小时,小李警官借着拍掉棋盘上的花瓣的时机,不知道换了几颗子琪,凌远揉着眉心就当自己没看见。最后李熏然还是揉乱了棋盘上的棋子“围棋不好玩,咱们下五子棋!”凌远又默默的收了手。


小李警官再次输了几盘棋之后终于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佳,吵着要收了围棋明天跟李睿要一副象棋来。凌远想说你在挣扎也没有用,却看到趴在门口的隔壁病友生生住了嘴。那俩人是新住进来,听说这二位住的时间比较长,特来拜会,观察了半天才终于说出来“你俩居然还没出院?”凌远目光复杂的看了一下身边收拾着棋盘的李熏然“我也是想出院的。”李熏然却突然回头“你俩谁会下棋?”


凌远坐在原处一脸安然的收下了对面让他节哀的目光,却没发现身边的小李警官红彤彤的耳根。


那俩人回去之后李熏然忽然间正经起来“远哥,我觉得你那俩人能尽早出院。”凌远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熏然“你怎么知道的?”小李警官指着地上的花瓣说道“两朵老菊花,他俩肯定能谈恋爱然后趁早出院!”凌远终于发现,小李警官心里怕是没有原发花吐症这个概念,要是所有花吐症都是被传染的,凌远大概就不会在病房里了。


小李警官难得坐下来一本正经的问凌远“远哥,你这毛病真的不打算治好吗?”凌远收了收刚才李熏然吐出来的花瓣“那也得能治愈啊。”“可是远哥,你不是说谈恋爱就完事了吗?”话题又被扯回到鸡蛋与萝卜的问题上“那对我不好用。”凌远终于叹着气直接说明白“我是原发的,找另一个人谈恋爱并不解决问题。”


小李警官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凌远是原发的,含含糊糊的组织了半天语言,却只能说出“远哥,这么大岁数你还玩暗恋啊?”凌远捏着拳头望着天,这个祖宗果然是韦天舒派来折磨他的。小李警官的日常从缠着凌远下棋,到追问凌远暗恋的是谁家的姑娘。凌远三缄其口,却在心里默默吐槽,我要说是李家的李小伙,这日子怕是就不能好了。


 


凌远病情加重的有点突然,李熏然莫名其妙的看着前一天还能好好和自己下棋闲聊的凌远发起了高烧来,半趴在病床上咳得肺子几乎吐出来,却始终吐不掉塞在喉咙里的花瓣。李熏然被吓得手忙脚乱,按了床头的铃手足无措的端了一杯水喂给凌远。奈何凌远被花瓣噎的一直咳嗽,根本就咽不下去。他就看着凌远趴在床上咳嗽,只觉得这股茉莉花的味道前所未有的难闻。


赶来的除了小护士还有韦天舒,小护士调了点药水化掉了凌远嗓子里的花瓣。韦天舒难得正经“老凌,你不能拖了。”凌远被护士扶起来,脸颊带着病态的殷红“我知道。”“你他妈知道你还拖着!”韦天舒恨不得把手里的夹子砸到凌远的头上“你知道你住院是为了什么吗?”凌远再次咳嗽起来,房间里的茉莉花香盖过了丁香的味道,浓郁的让李熏然心急。


“远哥,你不跟你暗恋的人在一起不行吗?放弃了就痊愈了!”凌远歪过头看着李熏然“我如果说了算就好了。”韦天舒把凌远的病例夹在了床尾“院长,你好自为之。”凌远却咳嗽着道了声谢。韦天舒看着那堆茉莉花瓣,最后愤恨的甩手走了。


小李警官最近因为凌远突然地病情加重而异常的焦躁,他趴在凌远床边,把凌远吐掉的花瓣扫到一侧去,时刻害怕高烧的凌远咳不出喉咙里的花瓣窒息掉。就这么趴了一个多礼拜,在李熏然觉得凌远即将被高烧烧坏了脑子的时候,小李警官终于握住了凌远的一只手“远哥,你放弃不行吗?看看我合不合你的标准,不合适你就将就一次不行吗?”在小李警官不曾在意的情况下,他的丁香已经再也不会吐出来了。


凌远的病居然好得惊人的快,这把韦天舒唬的一愣一愣的,但是当他推来病房的门之后闻到的只有消毒水味不由得惊了一惊“老凌!前两天那个烧的半死不活的是谁啊?”凌远冷哼“区区在下。”小李警官仗着自己病好的早,端了一杯热水递给了凌远,转身问韦天舒“远哥什么时候你能出院啊?”韦天舒忽然生无可恋的一脸默然“病好了随时都能出院了,我看他也不吐花瓣了。”


凌远招来了站在一边的李熏然,拉着他的手坐在自己的床边,韦天舒却觉得这屋子没法呆了,还不如当初那个丁香混着茉莉的味道的,好歹是个香味。韦天舒一边骂着凌远重色轻友一边捏着鼻子走了。小李警官见韦天舒走了才在凌远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你选来选去还不是选了我这根胡萝卜?”凌远握着李熏然的手摇摇头“从一开始我就是因为你这根胡萝卜病的。我选萝卜,你选了鸡蛋不是正好?”


小李警官想着隔壁那两个口吐菊花已经出院的病友,一边摇着头叹息着“远哥,你们医院是真的可以,果然是没有空床的第一红娘医院。”凌远顺手揉了揉李熏然的头“那是他们走运!”第一医院的花吐科今天依旧没有空床。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59)

  1. 杏仁茶和芝麻糊安筠知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