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房客 16

白羊入了狮子的口:

16




熏然清醒的时间比原估计的要晚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凌远心惊胆战!怎么会醒不过来呢?麻药的用量不可能出现问题,自己亲自在旁边盯着呢!期间,韦天舒,李睿,赵启平轮流进来看,每个人进来见到李熏然还没醒,就看看仪器上的数据,看看伤口,然后皱着眉头出去!他们没必要说什么专业性的话来安慰凌远,毕竟这个人在专业上比他们还要厉害!


超过预估时间3个小时以后……


“老凌……”熏然虚弱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但是凌远依然觉得这是全世界最好听的声音。凑到熏然面前,那人并没有睁开眼睛,凌远轻声问:“然然,我在!”两只握着熏然手的手腾出来一只将熏然的刘海理了理:“你觉得怎么样?”


“疼!”李警官皱皱眉头,想动却没力气。


凌远摸着他的脸安抚:“乖,现在还不能动,坚持一下!”然后熏然真的乖乖的不动了,似乎又睡着了一样。大概又过了10分钟,他才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凌远一脸的疲惫,眼睛泛着红血丝,一阵心疼!努力的想抬起一只手去摸摸他那张有些浮肿的脸,凌远明白熏然的意思,一把握住他的手蹭上自己的脸:“对不起!”


熏然虚弱无比,用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我爱你!”然后就感觉的凌远的眼泪掉在自己脸上。


凌远知道,他的宝贝回来了!




凌远亲自为李熏然做了各项检查之后,被八卦三人组一起绑回办公室休息。并承诺,熏然这边,他们三个人轮流照看,直到凌远休息好!


赵启平叹了口气坐到床边,“你们就作吧!作进医院!开心了?”李熏然撇撇嘴,他没力气斗嘴。赵启平继续没好气的说:“知道难受了?我看你再作!师哥也是!就由着你作!”李熏然继续不理。赵启平继续说:“再作!再作我也不理你!”李熏然依然不理!他知道赵启平才不会不理他呢!说起来,李熏然突然转过脸看他,然后说:“谭……”由于声音太虚弱,赵医生凑近了:“什么?”李熏然又说了一遍。赵医生翻翻白眼,没说话。于是,对赵医生了如指掌,加上刑警的职业特点,李警官闻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苦于现在自己身体还没恢复,他要趁这段时间好好想想怎么审他。




李睿属于安静的人,他过来的时候手里拿着文件,还有书,李熏然眨眨眼睛没说话。然后李睿給李警官做了相关检查,又看了用药记录,最后纪录了仪器上的数据,发现一切正常,就跟躺在床上任人摆布的李警官说:“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我!”然后就安静的坐到一边看文件了!李熏然无奈,闭眼睡觉吧!等他一觉醒过来,李睿还在一边看书,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睡的挺好的。再睡倒是睡不着了,于是还没恢复体力的李警官睁大了眼睛东看看西看看,甚是无聊。




韦天舒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个茶杯,晃晃悠悠的进来。和李睿一样,例行检查,纪录。然后把椅子搬到熏然床边,看这架势是打算跟熏然聊天的。不过按照现在李警官的状态,估计也就是韦主任说,李警官听了吧。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韦三牛几乎都没停过。几乎把凌远这几天的事以及自己和大家对这些事的看法都说了一遍。李熏然竟然也听的入神!原来这些天凌远的胃病又犯了!!!竟然还加倍用止疼药!!!竟然还连续几天不睡觉!!!竟然还加了这么多台手术!!!竟然还不好好吃饭!!!一边听韦天舒说,李警官一边心疼一边生气一边想着怎么惩罚他家老凌!




6个小时之后,李警官终于可以动了,肚子里的气也通了。可是嘴里还是没有味道,好想吃好吃的啊……于是当他看到凌远拎着保温桶进来的时候,眼神都不一样了,并且觉得凌远的脑袋上冒着光,纯纯的一个天使啊!凌远不是没看到他的表情,笑着打开保温桶:“你现在不能吃东西,我给你煮了点小米粥……”李熏然皱皱眉,凌远脑袋上的光不见了!哼!当他看到碗里的小米粥的时候,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虽然没力气,但还是要吐槽:“这不是小米粥!是汤!你放了几粒小米啊!”


“三粒!”凌远忍着笑认真的回答他!


“凌院长,你太抠门了!”李警官不满。不过还是认命的把小米“汤”就着凌远喂过来的调羹喝了,毕竟嘴里没味道真的很难受!




第二天一早,李局长和李夫人来了一次。见李熏然状态不错,又听凌远说目前恢复的很好,也就放心了!李局长终于放下心来数落儿子了:“还搏击冠军呢!丢不丢人!”李熏然不服:“人家那是刀!”李局长继续:“躲都躲不开,这点反应能力都没有了?”李警官撅嘴表示拒绝交流!李夫人无奈,拍了李局长一下:“你就不能说点好的?你儿子可是因公负伤的!”李熏然感激的看老妈,不住的点头!


凌远站在门口看着一家三口的互动,心里又羡慕又开心。羡慕他们这样一个和睦的家庭,开心熏然在这样一个家庭中长大,才会这么阳光活泼单纯乐观积极吧!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要保护好李熏然的这些宝贵的特质!李夫人拿出保温桶放在桌子上:“凌院长说,你现在只能吃流食,所以给你煮了粥!中午我就不过来了,下午再过来!”李熏然悄悄瞪了凌远一眼。心想不知道妈妈放了几粒米!




来看李副队的人一批一批又一批!好不容易安静了,凌远看着有些疲惫的熏然,心里一股暖流:“累了吧,睡一会儿吧!”然后給李熏然掖好被子。李熏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抓住凌远的手放在嘴里咬了一口,这次狠下心用力的咬了一口,他看到凌远微微皱了眉头,却没有抽手。放开之后看到上面深深的牙印也心疼:“你怎么不躲呢!”


凌远笑,“我的错,只要你回来,别说咬一口,这个手给你都行!”


李熏然撇撇嘴:“就会哄我!”


凌远点头:“嗯!就哄你!”


然后熏然就决定把教训凌远不爱惜自己的事給延期了!


凌远呢,虽然很想教育他,但是还是舍不得!




李熏然住院的这段时间里,可算是成了医院的吉祥物。和所有人都混熟了,连保洁阿姨,门卫大叔都熟了。自从他可以下床自由活动之后就活动于各个科室,外科是李警官钟爱串门的科室,只要他一来,就和韦主任唱起了双簧。两人合力把大外科的每个医生护士都逗了一遍,有些逗起来太有趣,他们就会不厌其烦的逗他,例如李睿……有一次李睿对凌远说:“李警官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出院了!”


然后是儿科,李熏然喜欢一切小小的萌物。特别喜欢逗孩子,但是儿科是林念初的地盘儿,所以他不常去,直到和少白混熟,才跟着少白一起去串门儿。其实他心里还是别扭的,但是逗孩子的机会难得,他得珍惜呀!


最常去的是赵启平的骨科,有次赵启平门诊,他竟然在旁边打起了下手,维持秩序,叫号送人一条龙服务,最后竟然跟病人聊了起来。赵启平无奈:“你还真是跟谁都能聊啊!”李熏然一脸理所当然:“我得了解病人需求啊,然后报告老凌!”赵启平当场就不想理他了。其次,赵启平还是他的掩护,每次他要吃什么,凌远不同意的,他就蹭到赵启平那儿,和赵启平关上办公室门偷吃。当然,买单的也是赵启平!对此,李警官特别满意!“每次都让我做掩护,哪天师哥把我开除了,我就赖在你家不走了!”李熏然吃的满足,抬头笑笑,笑的不见眼不见牙,嘴里都是吃的不能掌嘴啊,咽下去一点才说:“没关系,谭总养你!”气的赵启平拿起抱枕扔过去!




渐渐的,凌远发现不对劲,只要他有空去病房,李熏然必然不在病房里,凌院长只能打电话!有一次手机没拿,于是,大家就看到凌院长跑上跑下的找李熏然,结果李警官在医院门口处理纠纷……还有一次,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最后凌远活捉在赵医生办公室偷吃麻辣烫的李警官一只!那人叼着粉丝抬起头吓了一跳,半天才蹦出一句:“赵启平吃的!”


“……”赵启平扶额,李熏然你四不四撒!


“……”凌远无奈,这孩子平时聪明伶俐的,做错事也是个呆!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