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凌李]院長,我可以出院了嗎4(完)

福:

好啦~倆人先這樣有情人終成眷屬(撒花

之後小趙醫生要強勢上線了!!

預警:渣文筆/私設有/OOC






[凌李]院長,我可以出院了嗎4(完)

經過小龍蝦那頓飯,凌遠算是後怕了,所以當李熏然再次興致勃勃的約飯局時,凌遠便提議不如還是到他家去,他來煮,保證比外邊那些餐廳飯館好吃多了……重點是也乾淨。

「不行!好處都被我佔去了怎麼行!遠哥,菜我來買!」小李警官在電話那端喊著。

凌遠笑了,好好好給你買。「那你知道蔥跟蒜有甚麼不同嗎?另外,我要做水煮魚的話,李警官要挑哪種魚啊?」

「蔥跟蒜、呃不知道……水煮魚!?遠哥你會做水煮魚啊?我要吃水煮魚!!」

蔥跟蒜的問題糾結才沒多久,李熏然的焦點馬上就轉移了,直嚷著要吃水煮魚。

很好,就是個標準會吃不會做的吃貨,凌遠心想。

這些日子以來凌遠對於李熏然吃飯的喜好摸清的七八成,基本上李熏然不挑食,什麼愛吃什麼不愛吃只是進食時候先後順序的問題罷了。總體來說,他喜歡吃些重口味的,酸的辣的,越下飯越好。



兩人約在凌遠家附近的超市見面。

買菜做飯原本就是凌遠的興趣,但是倆個爺們漢子一起逛超市這件事,他還從未想過。對象若是韋天舒……凌遠……嗯他從沒想過要跟韋三牛這傢伙一起上超市,真的,怎麼想他都覺得畫風不對。可是和李熏然一起做這件事吧又感覺很自然,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彷彿他們應該就是這樣生活的。

凌遠瞥了眼身旁蹦跳的李熏然,不禁莞爾。

李熏然像個好奇寶寶,凌遠每拿起一樣菜李熏然就問上個老半天,這個菜原來長這樣啊那個瓜怎麼煮呢,照這樣下去要買到猴年馬月呀。為了確保可以準時開飯,凌遠決定買菜這件事還是他一個人來吧。

凌遠塞了個籃子進李熏然手裡,「家裡沒飲料,去挑你喜歡的吧。咱們分頭進行比較快,你不是餓了麼?」

「好嘞。」

對於凌遠交付的任務,李熏然倒是很認真的執行。

他站在貨架前,一手一隻啤酒細細地看著,終究下不來決心,最後李熏然挑了多款的啤酒,精釀的、黑麥的、水果味的,各式各樣放滿半邊籃子。

辦事向來雷厲風行的凌遠在快速挑好菜後,才不疾不徐地推著車晃悠到李熏然身邊;探頭一看,不意外的,籃子裡除了啤酒,還有一些零食薯片巧克力。

「喜歡吃冰淇淋啊?」凌遠一眼瞥見壓在薯片下的特大號冰淇淋。

李熏然沒答話,臉頰有些發熱,這麼大一個人了還吃冰淇淋是有點孩子氣了啊。他睜著大眼睛裝作無辜的樣子,等候凌大院長的數落。

沒想到凌遠卻只是伸手揉了揉李熏然的頭髮,「那我們趕緊回家吧,冰淇淋要化了就不好吃了。」

凌遠笑的寵溺。

最後在小李警官的堅持下,由他刷了工資卡結帳。

結帳的是個小姑娘,在這家超市做了也挺久的時間,凌遠她見過幾次,總是一身疲憊、總是滿臉嚴肅、總是一個人上超市購物。

兩人齊刷刷地向她遞出卡片,沖著她直笑。

她一下子就懵圈了,她沒見過笑成這樣的凌先生,原來他也有這麼溫柔的一面呀。

但是她更喜歡凌先生身旁的男人,一頭飛揚的捲髮,露出一口白牙,眼睛笑瞇瞇的都出了摺子。

進而不自覺的把手伸向了李熏然。

李熏然淘氣的向凌遠比出勝利V的手勢,後者一副你贏了的表情,認命地把卡給收起來然後將刷過條碼的食物裝進提袋。

「先去車上等你。」凌遠輕而易舉的提起三大袋食物,俐落的轉身,扭腰繃出漂亮的線條。

「哎、遠哥!等等我!」

才簽完帳的李熏然卡都還來不及收,便急急忙忙追上前,搶過凌遠手裡的提袋拿著,笑鬧著一塊走向停車場。

結帳的姑娘不禁看呆了,結伴離去的男人們,有著一般高挑挺拔的身材,一樣爆棚的男性荷爾蒙,多和諧的畫面呢。

明明同性卻不顯相斥……

那樣好看的兩個男人,彷彿就應該這樣相伴。



回到凌遠家。

「要我幫你嗎?」

李熏然窩在沙發上一口一口挖著冰淇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問。

「不用。」

當凌遠確認了李熏然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少爺時,就決定不要讓他進廚房了,免得給自己添亂。

「可我覺得我幫得上你呀。」李熏然不死心的又問。

「我看還是算了吧,來者是客,你就乖乖坐好,等著吃飯吧。」

凌大院長進了家門,一身上班裝束的白襯衫西褲還來不及換下,捲起袖子便開始張羅晚餐。

李熏然沒法安份地待在客廳,他不時的探頭探腦看看凌院長在忙些什麼,晃來晃去的身影都讓凌遠產生了一種養了一隻大型黃金獵犬的錯覺。

黃昏的陽光斜射進廚房,溫暖的光線撒了凌遠滿身,錯落的光影顯得凌遠的鼻子更加高挺,而那側臉猶如雕像般深刻立體。

——好帥。李熏然由衷的打從心底感嘆。

哎喲臥槽,我在想什麼?!不行,小爺我可是帶把的,怎麼可以覺得凌院長帥的不要不要的!

李熏然搖了搖腦袋。

我去!是不是餓過頭,低血糖了?

趕緊的挖一口冰淇淋進嘴裡,到口的冰淇淋都還沒化呢,眼睛直盯著凌遠的李熏然卻不自禁的吞嚥了一口水。

「瞅啥呢?開飯啦,你不是還餓著麼?」凌遠湊上眼前,對著他笑。

「嗯,好餓。」咕嚕,又吞了一口水。




飯後,李熏然自告奮勇說要洗碗,但是在進廚房沒幾秒鐘就失手打破一隻碗後,便被凌遠給趕了出去,「去客廳待著,乖。」安撫完小警官,順手又塞了個蘋果進他懷裡。

被凌院長一個蘋果給打發的李警官,只好自個兒扭開電視娛樂自己。

等凌遠收拾善後好廚房的一切後,李熏然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凌遠見狀只能搖頭,轉向房間拿了件薄被。

吃飽就睡,這不是小孩是什麼。

凌遠在給人蓋了一身薄被後才想到,是不是該叫李熏然起來上房裡睡去?要是睡在沙發上,保不濟明兒個腰酸背痛一整天。

「熏然……」

凌遠欺身向前,看著李熏然毫無防備的睡顏,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一顫一顫的,輕聲喊著;凌遠靠得很近,近乎聞得到李熏然的味道,那是屬於成年男性的味道,混雜著汗水的鹹味、啤酒的醚味,稱不上好聞,可是他媽的凌遠卻覺得撩得他簡直瘋狂。

不過喊了這麼一聲,李熏然卻突然睜開雙眼,圓滾滾的回望他,嗓子略顯低啞:「凌院長,別想偷襲警務人員……」

李熏然伸出食指在凌遠面前晃了晃。

得,撩人反被撩。

「說話可得有良心啊……我怎麼是要偷襲警務人員了?我不就是怕你睡在這會著涼,打算叫你起來上房裡睡去?起來起來,趕緊的。」

凌遠壓下想要伸手握住李熏然手指的衝動。

「唔……遠哥,我睏……」

睡得迷糊的李熏然口氣軟軟糯糯,像一坨柔軟的棉花糖,凌遠覺得他的心也跟著化掉了。

李熏然咂吧咂吧嘴,發出一些不明所以的聲音後又轉個方向睡去了,拉高了被子但還是露出紅透的耳尖。

凌遠單身一陣子了,這套房子平時就他一個人住,家裡也沒多收拾一間客房,李熏然晚餐喝了點酒自然無法開車,又不好真的叫人上自己房間一塊睡,這下只得讓小警官委屈一宿了。

好吧,也只能這樣。凌遠妥協。

晚安,我的小獅子。

凌遠關掉客廳大部份的燈光,留給李熏然一盞小燈。

聽著凌遠離去的腳步聲,李熏然倏地睜開晶亮的眼睛,小口小口的喘著氣,其實在凌遠叫他的時候他早清醒了,只是本能的驅使讓他裝睡裝迷糊,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危險吧。

身為刑警的直覺,讓李熏然覺得不妙,非常的不妙。

他好像……

真的喜歡上凌遠了。




最近的李副隊很不對勁。

每到中午放飯時刻,就看見李副隊捧著盒飯唉聲嘆氣的,一副沒胃口的樣子。

整個刑警隊上上下下誰不知道凌院長臨時出差去了,ㄧ去美國就是十四天。

所以也沒有人給李副隊送飯了。

說來也淒涼,那天過後,凌遠和李熏然沒有機會能再見面,他倆都忙,忙得活像被繩給抽動的陀螺似團團轉,從城東轉到城西,怎麼轉就是轉不到一塊。

凌院長就像是專門的快遞,李警官時間到了就去值班台簽收午餐盒,連個人影都見不著。

最後來自凌遠的消息是他的一條簡訊,說他被市衛生局的局長給抓去美國一同開會,走得匆忙來不及向他報備。

報備?他是他的誰呀,還用得著大忙人凌院長向他報備?

那咱倆到底算是啥關係呀——

說好聽點不過是飯友,難聽點的呢,就叫白蹭吃蹭喝的……

李熏然陷入自我懷疑嫌惡之中。


休息時間的李熏然隻手撐著頭靠在桌面上,閉目養神,眉頭都擰在一塊了。

突然間,屁股一陣麻,李熏然趕緊把褲子口袋的手機給抽出來。

看見屏幕上顯示來電:凌遠。李熏然頓時心裡樂開了花,飛快的接起來,卻又故作鎮定道:「咳、您好,我李熏然。」

「熏然,是我。打這通電話就是想告訴你,我把十四天行程縮成九天了。」

凌遠那端傳來的聲音有點小,讓李熏然感覺莫名的遙遠。壓抑下這失落的心情,強打起精神回應:「這樣啊,那就是後天了?」李熏然扳扳手指頭,很快的算出正確答案。

「怎麼,想我了?」電話那頭的笑聲悶著,不過李熏然光靠想像也能描繪凌遠此刻的神情,得瑟個屁。

「去你的吧!我充其量就是想你家的廚房!」小警官瞬間炸毛了。

「心塞呀,做飯的人不想,光想廚房有什麼用呢。」順藤摸瓜,凌遠很享受這親暱的氣氛。

可惜曖昧的空氣才飄盪沒多久,便殺出個程咬金嚷著:哎!凌遠!可以登機了!

才覺得凌遠那端的聲音小呢,可是有人叫凌遠登機,這李警官卻聽得清楚的很。

凌遠一邊向迎面走來的衛生局長打手勢,一邊跟李熏然說道:「好了,不跟你多說了,我得……」

「那個……凌遠……」李熏然急忙叫住凌遠。

「還有事嗎?」

「你、你什麼時候的班機回國啊?」李熏然牙一咬,說出:「………我去接你。」

手裡攥著手機緊緊的,掌心直冒汗,李熏然覺得他簡直跟情竇初開的小夥子沒啥兩樣。

「好。」凌遠心頭一暖,嘴角忍不住上揚,語氣溫柔到自己也無法相信,「等飛機落地了,我再發訊息給你。」

凌遠掛上電話,隨著一行人過海關去了。

「真夠抽風的,行程本來就緊湊,又硬是給你縮短成九天。這麼趕著回去是不是怕媳婦生氣?」陳局長在凌遠身邊的位置坐了下來,一開口就先損了他一頓。

「沒,八字都還沒一撇呢,哪來什麼媳婦。」凌遠打開筆記型電腦,打算抓緊時間再處理點公事。

「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中意的人就趕緊定下來唄,這也算是對本市醫療的一大貢獻。」

「淨聽您瞎說。」凌遠乾笑。

「我哪瞎說了?你也不照照鏡子,那個嘴笑咧咧的直裂到耳朵去了……」

接下來不免受到陳局長一陣拷問:看上哪家的姑娘啦、認識多久啦、做什麼工作的……

「他是個警察。」目光沒離開筆電,凌遠挑了個他想回答的。

陳局長愣住好半晌,才皺起眉唸道:「我說凌遠啊,你沒事少動腦子。我知道你為了醫院醫鬧、票販子的事沒少煩過心,但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找個警察,人家姑娘的一片真心被你糟蹋了都。」

「……他是刑警。」凌遠終於從埋首的工作中抬起了頭。

喔,那刑警可不管這事的啊。「一家子人民公僕啊。」陳局長調侃道。

「我是真喜歡他的。」

轉頭看著窗外藍天白雲的凌遠輕聲說道,小小聲的,彷彿只是說給自己聽似。

我是真喜歡你的。

李熏然,我喜歡你。




過去的二十四個小時對李熏然而言,顯得無比漫長。

為了來接凌遠的機,李熏然還破天荒的向局裡請了半天的假。此刻的李熏然焦躁的站在機場大廳裡走來走去。

他不只一次興起了想拿警察工作證進候機室的念頭,傻,真的特別傻。

好不容易凌遠終於來電話了,「你在找甚麼呢?瞧你慌慌張張的。」

不說自己在哪,反而問這沒頭沒尾的問題,李熏然一下反應不過來,懵道:「唔、遠哥你說什麼?」

「我說,你在找甚麼呢?」凌遠在身後拍了拍他肩膀。

李熏然一回頭就看見凌遠了,拉著行李箱滿身風塵僕僕,穿著黑風衣一派老學究的模樣,不相稱的是滿手的花俏的紙提袋。

「來,這給你的。」凌遠把東西交到李熏然手裡。

接過一看,全是一些本地買不到、新奇口味的餅乾零食,而且花樣又多。

「你買這麼多啊?」看得李熏然眉開眼笑。

「想說你可能會喜歡吃就買了,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

買的時候還不覺得,此時凌遠回答得倒是有些羞澀。

李熏然內心一陣感動,呼吸也為之一窒。

這個世界上哪還會有人像凌遠一樣了解他、關心他;即使遠去外地出差,仍能時時刻刻想著他,還幫他帶了這麼多好吃的回來。

等等、想著他嗎?所以凌遠在美國也會一直像自己想念他一樣想著自己嗎?

「凌遠、」李熏然開口喚了聲眼前的人。

「你看看是誰來了?你看!」

李熏然指著凌遠身後,待凌遠真的依李熏然所指的方向回頭看,冷不防的,李熏然頎長的身體向前一傾,伸手凌遠將抱住。

「我好想你。」李熏然將頭靠在凌遠的肩窩上,輕輕說了句,然後雙臂收的更緊了。

心臟,砰砰砰的跳。

不知道擁抱了多久的時間,也許只有幾秒鐘,像是流星劃過一樣的短暫,李熏然放縱自己窩在凌遠的頸間汲取他好聞的味道,他想念很久的味道。

但是,夠了——也許凌遠不喜歡這樣,他能感受到凌遠渾身僵硬的動都不動。

想到這,李熏然強迫自己放開了手,結巴的向凌遠解釋:「就這一次,下不為例。要不,我大老遠跑來接你一趟,總不能白白便宜你啊。」

李熏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後怕尷尬似的,拉過凌遠的行李箱先邁出步伐,大步離去。

凌遠愣在原地半晌,心裡各種滋味竄升,一向冷靜的腦袋也亂糟糟的。

李熏然的舉動是喜歡自己的吧,那麼他們倆是不是算心意相通了?

但是他真的能擁有那麼美好的李熏然嗎?

他能嗎?

錯過這次,也許就再沒有機會了。



「熏然!」

凌遠喊住已走遠的李熏然,接著追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李熏然卻置若罔聞,自顧自的走,削瘦的身板腰桿卻挺得直直的,光看那背影就知道主人有多麼犟。

「李熏然!」凌遠又喊了一聲,名字的主人卻依然沒有停下腳步。

凌遠跑上前扳過李熏然的身體,才發現小警官的眼圈早紅了。

「你哭啦?」

「我哪就哭了?」

李熏然抽抽鼻子,張大了眼想讓風趕緊吹乾那些不聽話的眼淚,那神情像極了迷失方向的小鹿,特別的不知所措。

凌遠感覺想笑,但又像李熏然一樣想哭。他伸手撥開小警官貼在前額濕透的髮,「你知不知道每次你這樣看我的時候,我有多麼想親你?」

小警官驚慌的抬眼回望。

「熏然啊,我也喜歡你。」凌遠深情的說著,近乎告白,雙手捧住他的臉頰。

李熏然只能望向凌遠,看進他黝黑的眼眸,從他晶亮的瞳孔中反射出自己的身影。

你的心裡可不可以跟你現在的眼睛一樣,只有我?李熏然的腦袋跑過這麼一條跑馬燈似的念頭——

結果李熏然笑了,笑自己的傻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凌遠也跟著笑了。


地上倒影貼合在一起的時候,淅淅簌簌落了一地的紙袋。

國際機場的停車場裡人們來來往往,兩個大男人就在路邊吻了起來,如處無人之境,發了瘋似親吻對方。

那吻是熱的是鹹的,是他們盼望好久的味道。





评论

热度(28)

  1. 杏仁茶和芝麻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