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凌李】听说爱情回来过 37

HOLY:

37  你要你比你想象的还要坚强


 


李熏然看到显示在屏幕上的地址,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的心情。唯一有的就是懊悔,他怎么就没想到去查校园呢,他怎么就没想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个道理呢。


李熏然放下手机后考虑几秒钟,最后还是决定去警局一趟。


来到警局,他看到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李熏然就站在办公室门口观察着。


“李副队!”


李熏然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是小赵。


“怎么,才回来?”李熏然见那人头上冒着汗,还喘着粗气,似乎刚做完任务。


“是啊,这不是李局长让大家都先把精力放在凌远的案子上,所以我们才这么忙。那副队,你先待着,我去喝口水。”说完,赵博睿避开李熏然走进办公室,随手将枪放在靠近门的办公桌上,然后去饮水机打水。


“喂!”李熏然刚想喊他回来收枪就被潜意识制止住了。他四处环顾,见没有人注视自己便慢慢地挪到桌旁,伸出手将枪揣进自己的外套的内兜里。然后再若无其事的离开现场。一边走还一边嘟囔:“小赵这孩子办事太不靠谱,马马虎虎的和从前一样。”


他没有找薄靳言也没见自己父亲,顺走一把枪后就径直离开警局,开车回到学校。


回到学校后,李熏然把车停在自己住的楼下,开门下车。他摘下墨镜,露出还有些发红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对面的居民楼。他再次拿出手机看一眼短信。


“你所在的位置的正对面,一楼。”


李熏然摇摇头,抛开所有杂念,向那栋楼走去。


来到楼前,李熏然发现进入楼内的防盗门是虚掩着的,他轻轻拽开又轻轻阖上。走上楼梯,一楼两家住户的门就出现在眼前,同样,有一家的门也时虚掩着,他开门进入。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人,桌子地面也是干干净净的。没用他仔细寻找就看到餐厅的入口左边有进入地下的台阶。他小心翼翼的往下走,走到有半个楼的高度时看到一扇门,门没锁他推开后就继续往下走。剩下的路没有光的照射,就显得十分黑暗。


当他站定在地下空间里时,阴冷潮湿的风就从四面八方吹过来,还伴着酸臭味。李熏然适应黑暗后,看到四周的墙上长满了青苔,还有各种奇怪的涂鸦。周围都堆积着各种各样的杂物,有些碍事。他一边踢开杂物,一边向里走。


他发现底下的空间也不是很小,好像是业主买下这里的几个地下室,然后把墙打通做成一个小型的家。可是这个小家却用来堆积杂物未免有些太浪费,李熏然走着,突然一道强光射入眼睛,李熏然下意识用手挡住,等适应后才拿开。


光线是通过窗户进入阴暗的地下,李熏然把手拿开后逆着光看被绑在椅子上的凌远。他依旧保持着照片里的姿势,低垂着头看不见脸,但原本白皙的手臂已经被汗水和灰尘覆盖着,狼狈不堪。


“凌远!”李熏然想冲过去,可却被突然响起的音乐声所制止。只听过一秒李熏然便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噩梦。


“李警官可让我谢某等候多时了。难不成李警官找到这里花了很长时间?不都告诉你地址了吗!”谢晗边笑着边冲李熏然走过来,然后经过他来到凌远身边。


李熏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被点了穴一样。他的眼神看向谢晗出现的方向,一个老式留声机在运作着,唱针每划过一处凹槽就会发出动听的乐曲。


“李警官进来啊,在那里会显得我谢某人招待不周。”


听到这话,李熏然像被支配一样,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脚步。他来到两人面前,站定。


“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我再次站在你面前,还有你喜欢的男人。”谢晗特意将男人两个字放上重音。


李熏然自然没想过这种事情,因为他之前根本没有谢晗还活着的概念。可是他梦到过,在初次见到凌远的那天晚上,他就梦到自己,凌远还有谢晗,几乎和现在没有任何区别。可他不知道的是,凌远也在那天晚上做了和他相同的梦。


“你没死。”李熏然勉强从嘴里挤出这三个字,两人都不说的时候,那乐曲声已经逐渐在唤醒李熏然潜在的意识。他不想就这么被再次操控,他要挣扎。


“是的,说得更明白一些应该是死过一次,又活了过来。你说我多不容易,为了你,还在鬼门关走一遭。”


李熏然恶狠狠地盯着他,他想说什么,可是却被封得死死的。


“哦,对了,我不能这么自私,说好的我们三个人促膝长谈。”李熏然不知道谢晗在凌远背后做了什么,但他清楚地看到凌远在谢晗的小动作下颤抖,然后慢慢抬起低垂的头。


凌远的脸比之前消瘦许多,也没有血色。头发就凌乱的贴在额头上。一双眼睛本来没有一丝神采,但当凌远看到李熏然时,瞬间又恢复到往日的坚定与自信。李熏然知道凌远是在鼓励着自己。


“凌远可都一直在等着李警官啊,这份真情真的让我动容。”


谢晗还在说着不痛不痒的话。可对于李熏然来说却是一记重击。凌远是为了自己才坚持到现在,可他却依旧在谢晗的陷阱中越陷越深。


“李警官,我和凌远打赌,猜你最后是会成为我完美的作品,还是他的男朋友。那么接下来,就让这场好戏开始吧。”


谢晗摘下脖子上的项链,将它套在食指上,轻轻晃动起来。音乐,项链,李熏然再也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就像谢晗所说他在跌入梦境,在黑暗中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作品。”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从李熏然心底传来,伴着谢晗狂野的笑声传到凌远的耳畔。


果然还是不行,明明自己已经给他那么多回忆,可还是驱不走李熏然的心魔。明明自己已经和他在一起一年之久,却还是不能赢过谢晗。明明就说好要让他幸福快乐,让他没有顾虑的度过这一生,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凌远垂下头,眼泪一滴一滴的打在地上。


“看来是我赌赢了,凌远。”谢晗带着李熏然来到凌远面前,前者无情的踩在地面上的水渍上。“现在你可以安心地走了。”


谢晗将一把尖刀递到李熏然手中。


“sculpture,你的第一个任务。”口令一旦传入李熏然大脑后就立刻被贴上执行的标签。


他右手握紧刀,来到凌远面前。谢晗来到椅子后面将凌远背贴在椅背上,露出胸膛。


谢晗在凌远上身靠近胃的地方画了一个圈。


“这里,刺在这里。”


没有丝毫疑问,下一秒锋利的刀尖就没入凌远腹内。血液顺着刀刃流出,浸湿了凌远的衬衫。


“拔出来!”


话音一落,深红色的血液就喷涌而出。凌远的鲜血撒的到处都是,就像一朵朵红云洒在李熏然的白衬衫上,那本来是无垠的天空。


凌远没有喊叫,但疼痛让他止不住的抽搐着,嘴角也渗出些许红色。


谢晗放开凌远,他只轻轻一推凌远的头就砸在李熏然的身上。


“对,不起,熏然,对不起。”凌远的声音很微弱,却很清晰的传达到李熏然的耳朵里。


李熏然的脑海里突然闯入了陌生的指令,让他一时有些动摇。他辨认出那是凌远的声音,凌远在对自己说对不起,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李熏然不解。


“还有最后一步,仍掉你手里的刀,拿出你带来的家伙。”


李熏然照做了,他手上的力一松,刀便掉在地上。然后他又掏出藏在怀里的手枪。


“抵住他的额头。”


李熏然将手枪上了膛,然后将枪口抵在凌远的额头上,慢慢将他抬起。此时,凌远的泪水再次滚滚落下,不是因为他怕,而是他负了自己,负了李熏然。凌远的口中还是在重复着那两句话,尽管自己已经大量失血,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他也要说到自己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毕竟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对不起,熏然,对不起···”


“开枪!”谢晗命令道。


可是此时,李熏然的脑海里一直显示着“对不起”三个字。凌远为什么要和自己说对不起?明明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开心,虽然有的时候会有吵闹和不快。但是在李熏然心里,凌远比谁都重要。从一开始的排斥他,到第一次牵手,到确认自己的感情,再到第一次亲吻决定在一起,再到第一次同居让他感受到重新回到身边的爱情,都有凌远的影子。那个制造那么多美好回忆,为自己付出那么多的凌远,为什么要对不起。反过来,真正应该说对不起的是他。是他的过激言行让凌远不开心,是他的痛苦让凌远跟着一起痛苦,是他找来许乐山让凌远离开自己,自己做过这么多错事,为何要别人向他道歉。想到这里,李熏然的四周的黑暗逐渐褪去,他渐渐找回了自我。


谢晗见李熏然没有反应,便再次下达命令。


“开枪!”


“砰”枪声响起。谢晗和凌远同时阖上双眼。




TBC

评论

热度(47)

  1. 杏仁茶和芝麻糊Merc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