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凌李】365天系列——不回家吃饭的日子(小甜饼)

墨韵异彩:

凌远和李熏然吵架冷战了。


这在附院和警局都是大新闻啊,谁不知道凌院长平时对这位年轻的爱人是宠爱有加,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天天好吃好喝投喂,家务琐事全包,小李警官又是出了名的脾气好、心大,俩人平常走在一起就算互相没有肢体接触,但是自动散发的气场和光芒都足够让大家掏墨镜了,怎么会吵架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


凌院长胃病又犯了。而他犯胃病的原因除了赶手术之外,还得算上近期应酬喝酒太凶且工作忙起来忘记吃饭和吃药。


这就犯了小李警官的大忌。他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于是他和凌远大吵了一架,然后发现,他吵不过凌院长。


毕竟吵架这回事吧,是需要嗓门儿和逻辑的,而这两样,小李警官都不擅长。要论气势,李副队虽然也是个领导,可总还是比不过一院之长的气势足,小领导遇上大领导,注定还是被吃得死死的。


而他擅长的擒拿格斗、散打和搏击,又不能用在凌院长身上。于是,小李警官更生气了。


好在他还有最后一个绝招,那就是——冷战。


吵不过你,不能打你,我不理你总行了吧?


还真行。其实,虽然在一起也就一年多的时间,但是李熏然已经把凌远的脾气秉性摸透。这种性格强势的人吧,你跟他横,他是不会服软的,但是冷处理,嘿嘿,特别好用。


每次李熏然不理凌院长,超不过两天,凌院长就会各种哄他,虽然不是口头上道歉,但是生活中处处能感受得到,比如,在他工作最疲惫时送上一句恰到好处的问候,及时买到两张他最想看的那场电影的票,晚饭时端上他没说但却特别爱吃的菜,时不时再去警局送个爱心午餐什么的……李熏然也不是矫情的人,一般也就就坡下驴,迅速重归于好。


可是这回不行。李熏然提醒自己,必须给他个厉害瞧瞧,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糟蹋自己身体?


决定冷战的当晚,李熏然就抱着枕头被子搬去客卧睡了,凌远也拉不下脸来叫他,于是俩人一夜无话。


与院长冷战的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起来,凌院长依旧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李熏然心里纠结:“吃,还是不吃呢?”


抵抗住食物香味的诱惑:“我去单位食堂吃。”


“熏然,吃了再走吧。”


“嗯。”李熏然觉得不吃就走太过份了,再说,早餐的味道真的很香……做了不吃多浪费啊,浪费粮食要遭报应的……哼,吃完也可以继续冷战啊!


脑海里天人交战的工夫,他已经喝完一碗八宝粥,吃了两个包子一个培根卷。


吃完略觉得不好意思:“我洗碗吧?”


凌远利落地哗哗洗着:“我洗得快。你赶紧走吧,晚了堵车。”


李熏然摸了摸鼻子,吃人家的嘴短,晚上不能再吃了,出门前他下决心。


——————————————


李熏然下班后在办公室磨蹭。嘿,前阵子忙得昏天黑地,想回家而不能,现在不想回家了吧,倒没事。


下班后的同事们一个个打招呼离开,奇怪:“李副队怎么还不走?你家院长今晚又给你做什么好吃的啊?”


“……我吃食堂。”


“不是吧?你的金牌大厨今天不下厨?”


“……他有手术。”撒谎实在不是李熏然的强项,他赶紧来到食堂。


地三鲜、红烧茄子、酸辣土豆丝、麻婆豆腐……没有一个想吃的……勉强来份土豆牛腩吧。


李熏然打了土豆牛腩、小炒杏鲍菇,恩,杏鲍菇还挺可以嘛,哼,我不回家一样找得着饭辙……我靠这是牛楠???怎么硬成这样!!!多吃了几筷之后发现杏鲍菇太咸太油……食堂的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吃了?小李警官欲哭无泪,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原则,勉强把这两个菜都吃了,牛肉块嚼半天才能咽下去。然后,腮帮子酸疼了两天。


与院长冷战的第二天:


“晚上做竹笋鸡汤好不好?”凌远发来微信。


“我要加班。”李熏然很有骨气地拒绝。


不吃食堂还可以叫外卖啊!我,堂堂一个刑警副队长,生存能力这么强,还能解决不了吃什么吗?打开美团APP,恩,附近好吃的多的是啊,火锅、米线、麻辣香锅,面条、饺子、麻辣烫,全都能送外卖,李熏然修长漂亮的手指轻点几下,麻辣香锅单人套餐,搞定!


没半小时餐就送到,李熏然喜滋滋地去取外卖,碰上办公室的唐姐下班:“小李啊,怎么不回家吃?你们家老凌不是天天给你做满汉全席吗?”“这……老凌他今晚值班……”


取到麻辣香锅,才吃一口就后悔了,这特么是谁做的,忘了放盐了吧,看着颜色这么红也没啥辣味,李熏然食不下咽,想到竹笋鸡汤简直要捶胸顿足。最后,再坚持不浪费食物的小李警官,还是扔掉了四分之三的麻辣香锅。


与院长冷战的第三天:


这天晚上队友们相约去撸串喝酒,李熏然简直感恩,终于不用吃食堂点外卖了!这几天他也没心情自己出去吃,以前晚上如果凌远回家早,他一般就推掉聚会,或者即使去聚会,也有点心不在焉,总惦记着家里,今天可算是解放了。


“肉筋20串!羊肉20串!”


“大腰10串!小腰20串!”


喝着冰啤,吃着烤串,跟队友们聊着奥运比赛,吐槽巴西治安,可还是高兴不起来……李熏然不服气,啥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啦?可是心思已经不自觉地转到凌远身上,这几天自己不回家吃晚饭,老凌是在附院吃食堂,还是回家做饭?他说过,一个人的饭不好做,那他还有心思做吗?


酒也没心情喝了,串也没心情吃了,小李警官懒懒地叫代驾,回家。


哦,还是继续睡客卧。


与院长冷战的第四天:


李熏然不知道的是,这几天附院也处于低气压之中。开玩笑,本来平时就挺严肃的院长,这几天更加阴沉着脸,周身散发着“心情很差、不要惹我”的肃杀气场,每天早上的例会,各科室主任们都是提心吊胆开的,虽然院长并没有任何迁怒于他们的迹象,可是领导心情不好的时候,皮绷紧点总是没错的。例会结束,凌院长一路沉着脸走回办公室,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们都不敢说笑打闹。


哎,好想念小李警官啊!护士们心里叹气。以前小李警官隔三差五就来找院长,沿途还会跟她们打个招呼、说笑两句,时不时还接受她们的投喂……虽然知道那是院长的人,不会有非分之想,可是帅哥谁不喜欢,聊聊天、分享下好吃的也行啊……话又说回来,他俩为什么吵架?平常都恩爱得闪瞎我们眼啊……


李熏然还来不及想第四天晚上如何解决晚餐,以及一个人出去餐厅吃饭会不会无聊的问题,已经被愤怒的小赵医生攥着脖领子揪到了警局旁边的餐厅。


“喂喂喂,放手!像什么样子!”李熏然瞪他一眼。


“李警花儿!你闹够了没有!”赵启平双臂抱胸,老子就是来找事的!


“卧槽赵启平,你再叫我警花试试!别以为你嫁入豪门了我就不敢揍你!”小狮子炸毛。


“有胆子你就揍!”赵启平愤愤地坐下:“老实说吧,你跟院座怎么了?”


“没怎么。”小狮子黯然。


“没怎么你怎么天天不回家吃饭?没怎么他怎么天天上班阴沉着脸吓人?”


“……”李熏然无言以对。


赵启平突然想起来什么:“你不会是吃什么飞醋了吧?院座最近跟哪个女的……男的走得近?还是他吃你醋?”


“去!”李熏然嫌弃脸:“哪有你们俩那么风流。没吃醋。”


“好吧告诉你。”李熏然讲了前因后果。


“卧槽,你就为这个跟他冷战?!”


“对啊,吵又吵不过他,只能冷战,反正我得让他知道我很生气,让他以后再忙也不能忘记胃病。”


赵启平一付关爱智障的眼神,手也没停,唰唰唰点了几下把韦天舒、李睿、内科刘护士长、外科曲护士长拉进群里:“韦主任,李主任,刘姐,曲姐,我在跟小李警官吃饭劝和,你们答应他,以后咱们几个负责监督院座按时吃药按时吃饭,让小李警官答应今晚就跟院座和好。”


韦三牛:“好好我答应!李警官啊,你快跟院座和好吧,他这几天脸色难看得跟僵尸一样,真吓人!”——我靠有这么形容领导的嘛?


李睿:“胡说什么,院座也没有脸色特难看,不过李警官,两个感情好的人能在一起多不容易啊,应该好好珍惜。”——李主任你啥时候改行当心理医生了……


刘护士长:“小李警官你快跟院长和好啊,我们护士站的小姑娘可想你呢,啥时候来医院玩儿?”——纳尼,我不是去医院玩的啊……


曲护士长:“小李警官!你说你这孩子好好的跟院长闹啥脾气,你再不跟他和好,我就当你分手了,给你介绍女朋友了!我跟你说我们小区多是单身小姑娘让我介绍对象,好多还在外企上班的哟……”——啊啊啊不要啊!我和好,和好还不行吗?!


大家鼓掌,成交!


于是,在跟院长冷战的第四天晚上,小李警官灰溜溜地回到家。


没好意思问凌远吃没吃晚饭,洗完澡依然睡进客卧。


不过心里觉得原谅他啦,整个人都轻松许多,李熏然这一觉睡得特别香。


——————————————


次日早上是周六。李熏然刚刷完牙洗完脸,就被凌远拖去主卧压倒在床上,大手伸进内裤里揉捏弹性十足的翘臀。


“喂喂,干嘛?”李熏然挣扎。


凌远低声笑,在他耳边呼气:“干你。”


“我还没跟你讲和!”虽然已经给摸得浑身发软,但还是要嘴硬一下。


“不影响。”凌远淡定地回答,手也没闲着,先扯掉了李熏然的灰色小内裤,然后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拉抽屉拿出保险套,“快把T恤脱了!自己脱!”


“不脱!”


“你不脱我不戴套了啊!”凌远有的是办法整治他。


“啊不行!”


“不行就快点脱!别废话!” 


厚颜无耻!李熏然腹诽着,还是乖乖脱掉T恤。


凌远笑着握住他的脚踝。


于是,一室春光。


 

评论

热度(207)

  1. 杏仁茶和芝麻糊墨韵异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