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主谭赵副凌李]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JackyChen林:

无责任甜?无逻辑走向神展开


各种崩,各种OOC,慎阅


PART 2


 


 


 


回到家后,谭宗明就发了短信告之明早就到医院,语气谦和,没有丝毫高高在上的意思。赵启平猜到是凌远给他自己的号码,挑了挑眉也不再多想,他还没这么矫情,回了让他把车停到西区的医生家属停车去,然后再往西走,看到一个小木屋,自己在那里等他。


于是谭宗明很自觉地把自己归到了家属一栏去,哼着不着调的歌带着极其愉悦的心情洗澡睡觉。


唔,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闭上眼前,谭宗明总结道。


 


 


 


第二天一大早谭宗明就醒了过来,挑了一套舒适的亚麻休闲服穿上,开了辆最低调的车前往六院,关于赵启平凌远就交待了两点,少炫富免得被刺,吃货你懂的,谭总表示深以为然。


 


果然,停车场值班的小伙子看着他的车牌眼生,便立刻离开值班室仔细询问,然后谭宗明就一脸正值地报了赵启平的名字,小伙子像是突然明白过来,连道,“哦~~~赵医生的家属啊,第一次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说完按了一下遥控。


谭宗明轻轻说了声谢谢,就这么光明正大登堂入室惹→_→


 


 


谭宗明一直都有健身,所以几乎没有进过医院,六院来过两次,也都是看望病人的,而这个西区他从未涉足,下了车,一看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于是慢慢踱步往西边走。


 


停车场四周遍植柳树,如今正是春日里最好的光景,阳光和暖,修长的枝条已经抽了芽,将枝条染得一片嫩绿,再铺上一层淡金色的阳光,当真好看,柳条随风摇曳,满是生机。


一直往西走,有一个规模不小的人工湖,湖面上有不少荷叶,想必到了夏日就会是“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情景了。


湖的四周铺了一条几米宽的水泥路,靠湖的一边长了一些喜水的小花,粉红鲜黄,与碧波荡澜的人工湖相映成趣,路的另一边种了一圈樱花树,浅粉色的花瓣摇摇欲坠,已有不少花瓣落在了鲜绿色的草坪上,看着既美好又可惜。


 


谭宗明赏够了美景,张望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赵启平的身影,倒是发现了约定的小木屋,一看时间还有富余,于是便走了过去。


说是小木屋,其实是别墅规模,分上下两层,外面看着古拙质朴,想必内有洞天吧,简单评价完后,谭宗明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这才发现赵启平早就已经在了,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见赵启平放好书签,把书放回书柜后,一层的装修偏现代简约风,倒是个令人放松的好去处,谭宗明等赵启平转身后才开口,“久等了,赵医生。”


 


“并没有,是我来早了。”该客气的时候赵启平还是极客气的,同理,该不客气的时候也必须不客气→_→


­


“我怕路上塞车,所以早饭没吃就赶过来了,赵医生不急的话,不如请我吃个早饭?”谭宗明知道赵启平介意昨天西装的清洗费,所以主动开口。


 


挑眉,打量了一眼谭宗明,棉白色的宽松休闲上衣,米色的长裤,优雅慵懒里又透露出精明干练,像只伺机而动的老虎,而且重点是这个男人好像很了解自己在意的事情,既然给了台阶,没有不下台的道理,于是露出一个微笑,“好的啊,谭先生请。”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在前面带路。


赵启平边走边回想昨晚的事情。


昨晚回到家,刚洗后澡就接到院长大人的短信,平素不八卦的赵医生就这么鬼使神差地上网认真地查了谭宗明的个人资料,但是网上没有更详细的个人资料,不过通常情况下,低调的人往往更具实力和手腕。网上有一个词形容他为资本大鳄,这个词赵启平深以为然——鳄可是和恐龙差不多是同时代出现在地球上的生物,当恐龙灭绝后,鳄却还能活的好好的,足见其适应生存能力绝不像外表那般笨拙,如果小看了他,也许脖子就被一口咬断,成为他腹中之食呢。


回想到这里,赵医生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细长优美的脖颈,告诫自己:要!小心!


 


 


 


路过樱花林的时候,恰好拂过一阵春风,立刻有花瓣应景的翩翩落下,恰好有一朵落在了赵启平的肩头。


谭宗明满眼欢喜的拈起一朵,转了一圈后才轻轻丢开。


 


修长的手指,配上对方英俊的外表,再加上这拈花一笑,眼中华光尽现,嘴角上扬的角度恰到好处,无一不令人心动,不过赵启平暂时不想看到对方太得意的模样,于是开口打击道,“不是很早了,谭总,再去慢点我怕早餐点挤不进人了。”


 


除了昨晚发挥失常以外,谭宗明其实一直都是魅力十足的人,够风度够气质,也够学问,他不在意赵启平语气里的不客气,跟着他沿湖往外走,边走边感叹,“以前读古文的时候不懂什么叫‘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今天看到此情此景,倒是有点衬出这番意境了。”


 


“那真可惜了,咱们医院满足不了谭总想看‘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的愿望。”赵启平继续认真地拆台。


 


对于赵启平的暗中较劲,谭宗明乐得照单全收,他还怕对方觉得他掉书袋子,眼下倒是好,碰到一个不相上下的人,以后聊起来才不会尴尬。


 


 


 


不过谭宗明还没来及看到以后,就发现了眼下,早餐店果然如赵启平所言人满为患,幸好赵启平是熟客,老板娘飞快地端了两碗豆花,捧了两根油条和两副大烧饼就不再搭理他了,连问都没问谭宗明的意思。


看到谭宗明有点不适应的表情,赵启平也不掩饰地笑开来,“吃啊谭总!”发现谭宗明愣愣的,大概没吃过这样的早饭,心里一乐后,他开始身体力行地示范,把烧饼掰开,把油条放进去,一边喝着豆花一边吃着烧饼,还不忘感叹了一句好吃。


于是谭宗明有样学样地吃了起来,确实好吃,不禁连连点头。


赵启平发现谭宗明乐在其中后心里略微不爽,适应得还真是快︶︿︶


 


两个人吃完早饭,店里的人也不多了,老板娘走过来就开始八卦了,“赵医生,你男盆友啊,长得可真帅,你们两个真般配!”


 


“阿姨……”一听这话,赵启平差点把豆花喷到谭宗明的脸上。


 


“哎哟,这还不好意思啦,情侣装都穿出来了,明眼人早看出来了。”老板娘自顾自地下完结论也不去理赵启平的反驳,哼着歌开心地擦着桌子。


 


经过老板娘这么一提醒,赵启平才意识到两个穿着确实像情侣衫,白色上衣配米色长裤,而且同是休闲款,不仔细看就是一毛一样哪,啧,“凑巧。”


 


面对赵启平无力地反驳,谭总大度的下了结论,“这叫心有灵犀啊赵医生。”说完脸上笑咪咪的,让人想吐槽也不好意思开口,可把赵启平给憋坏了。


“吃饱了,很好吃,谢谢赵医生招待。”看到赵启平一脸憋气的表情,谭宗明赶忙顺毛。


 


“老板娘,钱放盒子里了哦。”赵启平瞪了他一眼,朝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嗓子。


 


“好勒,你们慢走哦~~~”老板娘高兴地应了一声,“天热了带你男盆友来吃凉面哦~~~”


 


呵呵╮(╯▽╰)╭


看了一眼充满欺骗性的谭宗明,赵启平睨了一眼,率先起身,默默地想与他拉开距离,这个装平民的骗!纸!


 


 


 


一路上腹诽完后,两人到了医院后就恢复了工作状态。


赵启平边走边把六院的基本情况作了介绍,各个科室及工作人员的情况,还有凌远想要发展的大致方向,之前院务会议上提到的一些缺少的设备,他都尽可能的做了讲解。


谭宗明听得也极认真,看着整个医院的运行井然有序,他心中也暗暗佩服凌远的领导能力和改革魄力。同为一把手,他深知凌远要面对的压力和无奈,对医院的投资信心也更加坚定。


 


一圈介绍下来,赵启平最后把人带到了凌院的办公室,想早点脱身,好歹还能休息半天。


可惜碰上两个“奸商”未能如愿,凌院暗示了一下骨科的设备,赵启平就动弹不得了,脑子里各路成语不停登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一丘之貉 、同流合污、朋比为奸,蛇鼠一窝……


前头两个人在那里畅谈医疗行业和现状,引入私有制的好处等话题,赵启平发完弹幕也就乖乖跟在了后头——这两位,一位是掌管他仕途的文昌公,一位是管他设备的财神爷,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哪︶︿︶


 


心情郁闷的小赵医生一个没留神就拐错了方向,眨眨眼,X,跟丢了= =


正要掏手机的时候,谭宗明拐了回来,“走这边,赵医生。”


然而谭宗明越是风度翩翩,赵启平越是心中不爽,不过这个时候没必要和肚皮过不去,淡淡的说了句谢谢就跟上了脚步。


 


 


 


中饭是在医院附近的一家餐厅吃的,三个人,五菜一汤,都是家常菜,有一个雪菜毛豆和家常豆腐是赵启平的最爱之一,凌远是老熟人,没必要掩饰,谭宗明嘛,爱SEISEI,他懒得掩饰。


吃了三碗饭后,他又咕噜咕噜把汤也喝的精光,然后就看向谭宗明。


谭宗明飞快地看了一眼凌远后,默不作声地低下头,顾自己夹肉吃,想不到赵启平瘦精精的,饭量倒是不小,嗯,能吃是福啊!——没办法,脑残粉就是这样的奇葩脑回路\(^O^)/


发现自己败坏形象狂吃一顿后,谭宗明仍是满眼笑意,赵启平转而看了一眼凌远,昨天还没算把自己手机号码卖给谭宗明的帐,今天就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出卖自己了,嗯,看样子自己要拿出点蓝男盆友弟弟的款儿来了,凌院长,等着瞧哦~~~


 


 


 


下午的时候,三个人改在了医院的会议室,凌远拿了一份简单的企划书给谭宗明看,两个人凑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什么,赵启平在一旁也不插话。看见两个人聊得差不多了,赵启平先一步就溜之大吉。


凌远只能同情地看向谭宗明,拍了拍他的肩膀,“路漫漫其修远兮啊,谭总。”


 


“我看医生工作也挺辛苦的,以后凌院长要多多关心赵医生啊。”谭宗明今天也认真观察了一天,发现医生这活儿还真不是普通人能胜任的,上午路过一个科室的时候,里面的医生一上午要接诊几十起,水都没喝一口。


 


满嘴答应后,凌远突觉大事不妙,怎么一不小心自己好想沦为食物链底端了,自己自然是怕李熏然的,偏偏李熏然对这个亲弟弟又护短得很,眼前自己的财神爷谭宗明更离谱,八字都没一撇就开始帮着赵启平了,啧,得想个办法争取地位哪→_→


 


 


 


回到家,李熏然已经在了,赵启平眼珠子转了圈,亲亲热热地叫了声哥就打算抱过去,吓得李熏然夹肉的筷子一松,分明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啪,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做了一个停止的手热,“有话好好说,少来这套!”


 


听到李警官义正严辞的拒绝了自己的热情拥抱,赵启平也不懊恼,只是笑兮兮的盛了一碗汤给他,“过会儿给你说个事儿呗?”


 


“哎哟,启平回来了啊!”两人的母亲赵清雪走了出来,一看赵启平就皱了眉,“别打扰你哥吃饭,好不容易了了个案子呢,你还不赶紧的洗手吃饭,有什么事情这么要紧啊。”


 


“妈……”赵启平轻唤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洗手。


 


 


李熏然把饭扒完后就开启了八卦小雷达,“哎,听说有人在追你啊,不考虑考虑吗?”


 


这话音一落就听赵启平惊天动地地咳了起来,哪个混蛋撒布谣言哦,哪有人追他啊,怎么他不知道啊!!!


赵启平又开启了疯狂的弹幕。


 


结果还不等赵启平开口,赵清雪抢先一步数落道,“启平啊,你看你哥都已经和凌院长同居了,你怎么不抓紧点啊,都是一个娘胎里来的,怎么差这么多哦!今天小凌都打电话来说了,说是打算今年秋冬挑个好日子和你哥哥去国外领证了,特地来征求我们的意见呢!你倒好,连个苗头都没有!你说说看,你是怎么回事嘛,长得又不差,工作也体面的,房子车子我和你爸爸也都早早备好了,男朋友女朋友都行的嘛,居然什么动静都没,哎,这不就是找个对象嘛,怎么就这么难嘛!”


 


“妈……”赵启平搭拉着眉毛看向母亲大人,真的好想跪下来哦,嘤嘤嘤嘤


 


“妈,我和启平有事儿要说,您辛苦下,收拾收拾碗筷吧。”李熏然还是心疼弟弟的,于是赶紧把人拉进了自己房间。


 


 


 


进了房间,李熏然把赵启平往椅上一按,一副审问的架式,“远哥说,有个条件挺不错的男的在追你,是真的吗?”


 


哟,凌远,原来你是这样的师哥,呵呵,都懂先下手为强了,你这个心机boy,想邀功是吧,老子不如你的愿,哼,当我赵启平是SA的吗!!!


吐槽完了,赵启平才一脸不高兴地倾诉道,“你别听他胡说,分明是他为了对方投资我们医院,想把我卖给对方!他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我手机号友给对方了,还让我今天陪对方在医院逛了一整天呢,还陪他吃了早饭和中饭……”赵启平说得一脸悲愤,就差在脸上写“逼良为娼”四个大字了!


 


“好啊,凌远居然好意思来邀功,说什么对方是成功人士,金融大鳄,家世清白,学贯中西,说的是天上有地下无的,我说呢,他平时都不关心你的私生活,原来是打这个主意,哼,敢欺负我李熏然的弟弟,我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李熏然护弟心切,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接电话时听凌远的对谭宗明的描述是如何的赞许不已。


 


“还是哥对我最好!”赵启平目的达到,立刻化身小白兔卖乖。


 


“放心,明天我亲自送你上班,给凌远点眼色瞧瞧!”李熏然说完就发了短信给凌远,让他自己好好在家里反省,不许反驳,上诉驳回。


 


 


 


另一头拿着手机的凌远表情有些微妙,不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上了吧>o<,熏然小甜饼要换成苦瓜汤了Orz。


 


至于谭宗明嘛,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未来蓝盆友重要家属心目中的形象已然崩塌,啧,处境不妙啊,哦呵呵呵

评论

热度(61)

  1. 杏仁茶和芝麻糊JackyChen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