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现在我老了(凌远X李熏然)第一章

离人歌:

新手写文,请多多指教。


本文全程OOC,本来就是拉郎嘛。我只是看没有我喜欢的题材,割肉写来高兴高兴。


雷点自知。






 




 


“方亭你从三中街绕过去开车给我别住他!让他跑了我们都不用回东城了!”


 


辛省省会下午三点钟,正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这条路虽然不是主干道,但是车流量也是很可观。


马路上被堵了一整串儿的车,十五分钟挪不出屁远。


车流中一辆黑色牧马人打开车门,黑色衬衣黑色裤子在太阳映射下极为惹眼,只是如果脸上的表情也像阳光一样灿烂就好了。他紧蹙着眉,叉着腰前后看了两眼,耳边挂着的耳机里似乎有人说了什么,他转身就跳跃过栏杆,朝马路另一边疯了似的跑去,而那辆牧马人就被扔在原地。


 


“方亭你他妈想办法也给我别死他!我马上到!”那人边跑边冲着耳机里吼,穿梭在车流中简直叫人惊讶他的速度。


 


直跑出了几条街,才瞧见三中街被别停下来的黑色奥迪,他单手撑起护栏跑过去,还没到车边,朝一个穿着短T的男子上脚就踹了过去,那男子手里握着刀,瞧着来人方向就乱刺,本来围了不少人,一看这个架势四处逃窜,原本就不好的交通更加混乱。


几乎是一瞬间,便前后堵死。


 


方亭眼瞧着那混蛋惦着刀就往人群里窜,从腰间抽出手枪朝那人小腿打了一枪,周围逃窜人群尖叫着推搡。


 


那黑衣男子冲过去拿手铐把人拷了,然后抬头看混乱的人群,怒吼一声:“都他妈别跑了!别踩伤人!”


 


方亭扭着那混蛋,抬头道:“头儿,这会儿堵的太厉害了,我估计就算警察想来也来不了。是不是先跟上面汇报一下。”


 


“他只不过一个人,还有人呢。这场面控制不住,回头再出了事儿,兜不起。你把人给我看好。”


 


他说完站起身,掏出警官证给所有人看,高声道:“我是警察!别慌!别乱跑,有秩序的退出现场!”说完又跑到前面堵着的路口,喊着疏散交通。


 


前后过了30分钟,警察才从这拥堵交通里赶了过来。


 


“就你们俩人儿就敢追嫌疑人?!还是个带刀的!”


 


方亭抬头瞧着呼呼啦啦来的一帮子警察,瞧了瞧不像是有认识的,刚要说话,黑衣男子走过来敬了礼,伸出手道:“东城市刑警队一队队长李熏然,组员方亭。”手指指了指蹲着按罪犯的方亭,然后又道:“很抱歉,我们跨省追逃,是有和当地刑警队联合的,只是他们那一队去追另外两个逃犯,我们被堵在这儿。”


 


那警察与李熏然握了手,看了看交警疏散的交通,道:“虽然可能我现在说这些话不够专业,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危险分子,是不是有考虑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将他逼到一个相对好一些的环境再进行抓捕?在大街上,如果他带了枪,后果不堪设想。”


 


这次李熏然倒没再说话,有些事情是没办法跟眼前的警察解释的。


 


方亭把人扭送上了警车,李熏然从裤兜里抽出烟,点燃,道:“你跟着同事把人关起来,我得去一趟老鸭,兄弟们都还在那儿呢。”


 


方亭点点头,道:“那你注意安全。”


 


李熏然跑回停车的地方,瞧见已经有一拨交警在拖车了。


 


“对不起,对不起哥们,实在是抱歉。”李熏然这两通跑,衣服早就湿透,只是黑色的看不太出来,不过心里却是分外燥热。


他出示了警官证,指了指三中街方向,道:“事出紧急,我被堵在这儿实在走不动,兄弟们理解一下,我还得继续……”


 


那几个警察一看证件,三中街他们虽然没有出警,可街面上刚才的枪声是都听到了的。


 


这再为难就没意思了。


 


李熏然坐进车里扭开空调,油门一加便窜了出去。


那几个还站着收拾的交警抬头一瞧,呵,不错,闯红灯了。


 


“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虽然开的不是警车,可那个违章也是情有可原吧?”小交警打了个趣,低头继续忙活收拾现场。


 


-----------------------------------------------


 


老鸭那边的抓捕行动也算顺利,李熏然赶到的时候,五六辆警车已经拉着警笛。李熏然从车上跳下,又点了支烟,狠狠吸了一口才朝现场走过去。


 


这案子是东城市年初犯的最大的一个杀人案,被杀的是一对年迈夫妇和儿子儿媳,为了两套房子的拆迁款,谋财害命。


 


手法太专业了,所以李熏然一直怀疑这个案子根本没有这么简单。


 


从跨省到现在,已经蹲点蹲了大半个月,好不容易把人都给抓了,东城市刑警一队和青冈市刑警队都是浑身轻松,想放松一下喝喝酒。


 


李熏然靠在牧马人车身上,瞧着一众高兴的之乐呵的兄弟们,道:“你们不觉得,杀人的这四个,不见得只为钱财。”


 


众人一愣,静了下来。


 


李熏然捏着香烟,皱着眉继续说:“今天追捕之前,我们定位谋财害命倒还说得过去。可今天你们看,四个人,一个开A6,一个开Q7,一个是普拉多。另外一个看起来也并不是个缺钱的主儿,就不过几百万的拆迁款,至于吗?”


 


李熏然看几个人都不说话,他站直,对青冈市刑警队队长道:“本来应该连夜回东城的,但是我想了想,借贵地,得连夜审。”


 


-----------------------------------------


 


那几个人嘴巴太紧,一口咬死就是为了钱,怎么撬都撬不开。


 


方亭凑到李熏然面前,道:“会不会确实为了钱临时起意?”


 


李熏然摇头:“口径太一致了,也有问题。先把他们挺着,看好了不许让他们睡觉。我去给你们买宵夜。”


 


李熏然需要冷静思考,他出了警局大门朝右拐,他印象刚才在来的路上,街口有个卖馄饨包子的,这会儿凌晨两点,应该不会撤摊。


 


他一直走到街口,站在卖馄饨的摊位前,还是想不明白是不是审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包子要了好几笼,还觉得不够,只是老板已经没有面了。李熏然给了钱,站在原地等着馄饨下好。


 


脑子还没转过来几个圈儿,身后传来一声惊叫和剧烈的撞击声。李熏然猛地转头,夜幕中一辆前保险杠都被撞歪了的车疯狂逃窜,身后老板惊叫:“撞人了!”


 


李熏然伸手拿了老板的照明灯,朝路口跑去,边跑边打电话:“新四街出了交通事故,肇事逃逸,车辆是黑色帕萨特,朝南逃窜,朝南逃窜。”


 


被撞的是一个妇女,一地血,李熏然不敢贸然动她,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把照明灯放在离肇事现场三百米处防止二次事故。


紧接着就听见警笛声。


 


李熏然半跪在妇女身边,焦心等待救护车。


 


几乎在警察赶到的同时,一辆由南向北的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他跑到李熏然面前,看着那妇女,对李熏然道:“我是医生。”说完他快速的脱了外套,将出血处按住,然后跪在地上趴伏那妇女胸口听心跳,手指在妇女出血处以及头颅快速划过,将人慢慢平放,抬头看着李熏然,道:“你来捂着出血口。”


 


李熏然应声,绕过去按住。大约是摸不透具体操作,李熏然并没有太用力。那男人厉声道:“用力!”


 


李熏然闻声赶紧双手捂好,然后看着那个男人跪在地上为妇女做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


 


警车已经朝南追赶肇事车辆,留三个警察在现场取证。


 


十分钟后,救护车才到位。


 


那个男人已经满头大汗,他趴在妇女胸口听了听,站起身对拉着担架下来的医生道:“头颅无明显外伤,腰腹处怀疑肾穿透,右腿骨折,其余外伤不明显。”


 


医生连连点头将人抬上担架送进救护车,李熏然道:“我们随后。”


 


 


李熏然看着救护车呼啸而去,低头看了看已经被血给污透了的西服,他抬头看着那人,道:“医者仁心,只是这衣服恐怕是报废了。”


 


那人摆摆手,转身要走。李熏然上前一步,伸手道:“我叫李熏然。”


 


那人看李熏然递过来的手,出于礼貌,他晃晃手掌沾满的鲜血,道:“李警官你好,我们两个手上血都太多了,还是不握了。”说完他拉开车门,李熏然又道:“你的名字。”


 


“我不需要表彰。”


 


“我只是个人想知道而已,我看你的车牌是东城市的,我也是东城市的。”


 


那人回头看了看李熏然,有些无奈,道:“我叫凌远。”说完坐上车,一踩油门便走了。


 


方亭小跑着过来,看了看现场道:“头儿,我就发现你特能遇上事儿。”


 


“我去你的!”李熏然上脚就踹,方亭跑开,叫道:“得,今晚上头儿你得做笔录了!”



评论

热度(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