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蔺靖】解衣归(番外一)

只是一块小甜饼:

我真的是一只污饼了QAQ……


婚车预警!


没有虐!!!!!!!!



番外一•良宵


萧景琰披着大红嫁衣,顶着大红盖头,端端正正的坐在塌前。除了有些尴尬荒唐之外,竟还有些紧张期盼。



“不行不行!这是我蔺家祖上传下来的规矩,管你男的女的,要想进我蔺家大门儿,就得给老子穿嫁衣、遮盖头!”


蔺老爹大手一挥,梗着脖子不看人。


蔺晨一挑眉,正欲开口,萧景琰却拽住他袖口,摇了摇头道,“无妨。既是祖上的规矩,总不好为我一人破例。”


言罢,目光灼灼的看向两人,却见父子二人一个望天一个观地,皆是有些心虚模样。


此时萧景琰想起这些不免有些奇怪,只是也并未深思。左右倒也没真将他打扮成个新娘子,只是戴了四个小钗将盖头托好,又用个长簪像寻常一样挽起头发。这盖头倒也不似那般厚重,只是薄薄一层,透过盖头映着烛火还能朦朦胧胧的看见外面的样子。然而这嫁衣却是让他有些不懂,外面看来不过就是男儿穿的宽袖长袍,内里却衬着一件系扣的红纱裙,长至脚踝,从胯骨分开。这服饰样式太过奇异,萧景琰也羞于开口去问,便只自己穿上身来。


红桌上的喜烛一颤一颤的跳动着,萧景琰听着屋外的吵闹声无所事事的发怔,偶尔也能听到那人不加收敛的笑骂。


蔺晨。


蔺晨。


一阵微微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嬉闹调笑声传来,萧景琰抬起头来,隐隐约约看见一袭红衣推门而来,又转身关门落闩,将探头探脑的小厮们统统挡了出去,再转过身来,有些摇晃的走上前,似是紧张的踱了两步,才坐了下来,直接伸出手来,轻轻揭了萧景琰的盖头。


那只手抖得厉害,萧景琰却是一点也没意识到,只因着他自己的那颗心近乎疯狂的跳动着,带着他一下一下的轻颤。


盖头掀起的瞬间,两人俱是一愣。


萧景琰是极好看的。


蔺晨自然知道。


只是不知这人身披嫁衣竟能好看成这副模样。


一双鹿眸映着烛火,睫毛温柔的垂着,抿了红纸的嘴唇又亮又软。和太子朝服不同,如今的一身红衣衬的整个人都有一种少年人的明朗快活。已过三十的年纪,看起来竟是要比蔺晨还要小上几岁。


萧景琰本是坚硬的,却肯为他一人柔软。


这厢蔺晨看得呆了,那旁萧景琰亦是一愣。


那人总是一身白衣,有时也穿浅蓝,再拿一把折扇,颇有些翩翩公子的样子。


几时见过蔺晨穿红衣的模样。


这匹踏红梅是静太后亲赠的料子,因着本是更合适女人穿的花色,竟是有些艳而不妖,终是衬得这人染了些许烟火气息。


蔺晨那一双眼睛本是风流轻狂,眼波流转便容了这世间,从不为何人稍作停留。此时眸色映出醉意三分,竟是只容得下萧景琰一人深藏其中,终是踏进了凡尘,与他一起。


蔺晨轻轻低头,缓缓靠近萧景琰,终是在这人不住颤抖的睫毛上分别印下一吻,再渐渐向下,伸出舌来绕着他的唇慢慢舔过。


萧景琰的嗓音有些发抖:


“蔺晨,你、你可是醉了?”


蔺晨闭上眼睛,抵着他的额角道:


“景琰……酒不醉人,人自醉。”


说罢又抬眼望着萧景琰,耍赖撒泼般道:


“景琰,抱抱我。”


萧景琰不禁笑出声来,犹豫着伸出手将他揽入怀中。蔺晨的手却是抚上了萧景琰的头发,慢条斯理的抽动,将四个小钗一一摘下,丢在地上,叮叮作响,砸的萧景琰的心跳的时快时慢。


他的手稳得很,再没有先前的颤抖模样。


这人笑的眉眼弯弯,轻轻解开萧景琰的发髻,抽出长簪微微一抖,萧景琰一头长发便如瀑布一般骤然坠下,铺展开来。


蔺晨猛地起身,扣住萧景琰用力吻咬,反手一掷,那一截长簪便破空而去,叱的一声划灭了喜烛,塌前两人立即陷入黑暗,只剩窗外隐隐的光亮透着暧昧的味道。


衣衫撕扯。


唇舌相交。


起伏互合。


喘息挣扎。


蔺晨隔着红纱舔上他胸腹,手掌裹着衣衫在他身下磨蹭揉弄的时候,萧景琰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衬服是做什么的了。


身上身下均是沾湿一片的时候,萧景琰终是忍不住有些哽咽的哭骂:


“蔺、蔺晨……你混蛋……!!”


被提名道姓的人却是坏心的在这人快得解放的时候堵了上去,看这人在自己身下挣扎喘息、抽噎颤抖,故意在萧景琰被欲求折磨的神志不清之时缓慢动作,哄骗似的诱导:


“景琰……叫哥哥呀……”


“叫声哥哥……我就放了你……”


萧景琰终是难以忍受,崩溃般的哭出声来:


“哥哥……”


“饶了我……”


然后萧景琰再没能说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话来。


如此良宵,一刻千金。


内厅里,几个小厮围着蔺老爹,咔嘣咔嘣的嚼喜果,杂七杂八的问个不停。


“老阁主老阁主,您说咱少阁主今儿个晚上是真喝醉啦?怎么走路还带晃悠的?”


蔺老爹大眼一瞪:“醉?他醉个屁!他娘的从小跟着老子长大,七岁能品大江南北的烈酒,十二岁就能把红尘叹当水喝!还醉?我呸!也就他娘的骗骗你们和老子那好看的儿媳妇儿!这他娘的分明是借酒装傻,骗美人儿去了!”


众小厮恍然大悟状,一个忽然福至心灵道:“诶老阁主啊,那这祖上的规矩……”


一说这个,蔺老爹啪的把手里的核桃砸在地上,气的胡子都撅起来了:“祖上?你们睁开眼睛看看老子像那种迂腐的人?还规矩?娘的!要不是这小子偷偷摸摸写了二十几张信,哭爹喊娘的求老子瞒着他那小美人儿给弄个亲来结,老子才懒得管他!还特地嘱咐老子给弄套……那样的新娘服来,我呸!他娘的要不要脸啊?要老子说啊,那小美人儿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遇上这混蛋崽子!”


众小厮七嘴八舌说个不停,一会儿说“怪不得少阁主最近这么听话”,一会儿又说“老阁主您这就不懂了这叫情趣”,正说着呢,忽然又一个不怕死的道:


“老阁主,咱少阁主是混蛋崽子,那您……”


蔺老爹一掀果盘:“都他娘的给老子滚!!!”


——————————


又名《说好的只是想要一个爱的抱抱你你
你扒我裤子干什么》【诶?!!


答应我你们一定要记得我曾经也是一只乖巧可爱的甜饼QAQ尤其是呼呼要爱我QAQ!!!


真的不想在任何时空放过哥哥饶命这个梗QUQ

评论

热度(299)

  1. 杏仁茶和芝麻糊只是一块小甜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