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蔺靖】浮生愿 第二十章(全文完结)

简装书走肾版:

蔺晨/萧景琰




浮生愿 


 


第二十章(完结)


 


七月入秋,霓凰和飞流伴着梅长苏抵达金陵。


萧景琰得信就往苏宅赶,蔺晨却知道这位麒麟才子是来算账的,只追着飞流揉捏捉弄,萧景琰冲进书房,刚叫了声小殊,梅长苏猛站起来怒道,“我把蔺晨送到你身边是当谋士的,不是……不是……让你那么用的……”


一句话未说完,萧景琰和梅长苏双双紫涨面皮,霓凰郡主直笑得捂住小腹跑了出去。


萧景琰和蔺晨正是情浓之时,耳鬓厮磨,不加节制,宫闱里难免透出些风声,春猎前后宇文暄故意宣扬加上他们同进同出,事情难免越传越烈,幸而外人只知蔺晨是个格外受宠的太医,若知晓他是琅琊阁的少阁主,倒要震动江湖。


琅琊阁早就得到种种信息,阁里众人都知自家少阁主疯癫,竟是无人在意,等金陵这边闹得沸沸扬扬总管才有些慌起来,去请教休养的梅长苏,条条线索摆在眼前梅长苏险些一口血喷出来,直骂萧景琰糊涂。


梅长苏原以为萧景琰于情爱上迟钝保守,两人不至于痴缠不休,而蔺晨存着心思必会竭尽全力,护他到登基,也许那时新鲜感过去,蔺少阁主又要天南海北去浪荡。


万万没想到!


“你!你怎么能让蔺晨得手?吊着他到继位也好啊!如果他现在跑了我看你找谁哭去!”


梅长苏又气又急,唯恐他吃亏伤心。


萧景琰一脸倔强分辩,“小殊,既然我与蔺、蔺、蔺先生心意相通,自然要坦诚相待,他要离开定是有原因,刻意算计人心有何趣味,难道你对郡主也会斤斤计较?”


梅长苏难得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两人瞪着对方都是气鼓鼓的,终是萧景琰软化下来,温言询问他身体可还好些,梅长苏深知萧景琰的脾气,也不急在一时,琢磨着慢慢探听清楚,决心若是蔺晨辜负挚友就要带着江左盟踏平琅琊阁。


未说上几句话,蔺晨和列战英一起闯进来,面色俱是凝重。


“宫里来人,贵妃娘娘要殿下立即回宫,陛下恐怕熬不过今日……”


列战英所说每个字都重重打在萧景琰和梅长苏心里。


萧景琰一时僵立,瞪大眼睛看向蔺晨,那身负太医之职的男子微微点头,霎时萧景琰茫然怔愣,梅长苏急忙推他,“还傻站着做什么,快回去!”又问列战英,“宗室重臣,言侯不在京里,对,找纪王,沈大人和蔡大人,要立即请他们进宫。”


“贵妃娘娘已派人去了,殿下您快回去的好。”


列战英侧身挡在跟随萧景琰的蔺晨身前,“娘娘特别叮嘱过,蔺太医这段时间不可进宫,见谅。”


气苦凄凉之色浮现,蔺晨执拗的捉紧萧景琰衣袖不放,萧景琰回首,眼圈已是通红,嘴唇动了动,“……宫里会很乱,你在这里陪小殊好不好?”


手指收紧,终究放开。


目送萧景琰的背影彻底消失,梅长苏转头见蔺晨神色惨然,心中不忍,“景琰这一去,拟诏发旨,丧仪祭礼,最重要是他要准备好坐上那个位置,太多事要忙,顾不上你,不如呆在这里。”


蔺晨苦笑,“是啊,景琰不能为失去父亲哭,守孝一个月就要夺情登基,他要成为皇帝,有太多事要做,就是不能作为儿子去伤心难过。”


“他在今年春猎还想要谋害景琰。”


梅长苏艰涩应道。


轻轻一声笑溢出双唇,蔺晨抬头仰望晴空万里,“相交这许多年,你又不是不知道景琰的性子,这时候怕是什么怨恨都忘了,只记得父子亲情,心里必是痛苦难当。”


叹息散落在秋阳光影里。


“娘娘禁止我进宫无非是要景琰顶住悲痛独自处理国事,再没有什么陛下压制他,也没什么陛下给他撑着,已无退路,从此国家兴衰皆系于他,这一步,必须走。”


蔺晨眼角湿润,“娘娘忍得住,我却忍不住的。”


“帝王百姓,皆有很多不得已。”


顺着蔺晨视线眺望天空,梅长苏幽幽低语,“天地人事,唯心而以。”


当夜梁帝驾崩,举国大丧。


邻邦各国陆陆续续派遣使臣吊唁,更主要的是,来检视大梁新君是否年轻可欺能讨些便宜,萧景琰打起精神与之周旋,种种琐事缠身,竟是三个月有余不曾空闲。


夜深人静,萧景琰孤枕难眠,披衣燃烛,研墨铺纸,提笔却属实不知写什么。


他要说的想必那个玲珑心肠的人早已知晓,诉诸书信倒毫无必要,索性第二日打发人往苏宅送了沓空白宣纸,苏宅里众人围坐一起都瞪着宣纸猜测圣意,唯独蔺晨几月间始展欢颜。


折了枝含苞的木樨花枝让人带回去给萧景琰。


众人追着他问打的什么哑谜,蔺晨拿腔作势得够了,掸着宣纸笑道,“不沾点墨,是此心未变。”


得意忘形的扬高下巴,蔺晨眉眼弯弯,“我和景琰相遇就在那木樨树下,花枝诉情,是初衷不改。”


梅长苏一拍胸口,


“恶心!”


蔺晨有了兴致,偏要闹他,“说起来长苏还是媒人呢,应当备份厚礼给你才对。”


梅长苏捂住耳朵叫着往屋里逃,众人都是笑。


过不多久,苏宅里木樨花团团盛放,满庭芬芳,蔺晨极爱这花树,硬是将鸽架搬过来查收琅琊阁和江左盟传送来的重要消息。


读到一半余光瞟见院门那边有人走来,抬眸望去,恍惚时光倒流回往昔子夜,挺拔如松的萧景琰映落虹膜,仪容端丽,风姿俊雅,携一身冷月清辉翩然而至。


只是当初冷淡面庞绽放暖融笑意,视线落在蔺晨指间短筏随即转回他脸上,“瞧先生高兴的,是有什么好消息吗?”


嘿!学会明知故问了!


“这位美人,我琅琊阁的规矩是先付钱再回答问题。”


蔺晨细瞧觉得萧景琰更削瘦了些,嗯,得补补。


修长手指摸过腰带,咳了咳,萧景琰正色道,“国家征战未久,国库空虚,朕平生所愿乃江山繁华,百姓安康,因此轻徭薄赋,友邦修好,不兴战祸。”他摊手,“没钱,抵押行不行?”


“琅琊阁才不做赔本买卖,除非……”


蔺晨几步抢到萧景琰身前偏头,在他耳畔气音低语,“景琰肯许来世不离左右,服侍我衣食起居,同床共枕……”


狠狠横他一眼阻止这人说得更露骨,萧景琰抬手,“这有何难,许你就是,蔺先生也该随我回宫,这辈子先把我服侍好才对。”


击掌为誓,指掌交缠。


一阵风掠过,雪白的木樨花扑簌簌落了两人满身。


犹记初见惊鸿一瞥,视线相触。


怦然心动。


 


 


——全文完结——


 


 


碎碎念,完结纪念,这就是个傻白甜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定情,四见滚床的蔺靖啊,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感谢每个陪伴这篇文走到最后的同好,感谢每条留言,每个爱心,每个推荐,你们的支持是这篇文能够完成最大的动力,爱你们~~~有缘我们下一篇江湖再见~~~


 



评论

热度(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