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谭赵】看直播的正确姿势

雨不惊鱼: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网络直播


他们看的是凌李的直播




以下:




吃饱喝足,谭总抱着赵医生,赵医生抱着平板,俩人黏糊着窝在沙发上看星星晒月亮。


“我去!李熏然还真做啊。”


“怎么了?”


伸了脑袋凑过去,视频里的人单手叉腰背对镜头,面前的炉子上烧着一口锅,近来打算精修厨艺的谭总一看就知道:嗯,油还没热。


“这是院长。”


嗯?谭宗明睁大了眼,顾不上自己的关注点又被鄙视了,把人往自己怀里揽了揽,看得更仔细。简洁干练的居家服外面套着件儿红格子围裙,还画了只萌哒哒的小熊,这画风,啧,真不像是凌远。


“李熏然拍的?他俩这是……直播?”


看着被刷爆的留言区,赵启平摇摇头:“院长也开始不务正业了,这医院吃枣药丸。”扭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人,“老谭,哪天我失业了,你一定要救济我。”


演上了。


谭总乐得配合,一手圈腰,一手揉屁股:“我可是奸商,赵医生打算用什么做担保?”


看人认真思考的小模样,谭宗明乐呵呵,正想凑上去亲一口,然后霸道总裁式的来一句“那就肉偿”,就见赵启平倏地坐起身:“我决定了,去做网络主播,我这么帅,月入百八十万so easy啊。”说着还扭头向人飞眼风,“是吧,谭总。”


谭总脑子里闪出各种不良的新闻报道,看着人对他眨眼,瞬间回忆起出差时两人半夜视频的画面。


是,是你个头!晟煊就算破产我都养得起你。做网络主播?想得美,才不会把你给别人看!


谭总一把将人薅怀里,拍着屁股就是几巴掌。


巴掌声和直播里的声音不约而同地想起,原来是李熏然趁着凌远没注意,偷偷捏了配菜塞嘴里,还眨巴着眼睛不承认,凌远气笑,顺手就在屁股上拍了两巴掌。


赵启平忍不住发消息:还能不能正经做饭了!


下一秒,就淹没在留言区的各种嚎叫刷屏里。


在看两个当事人,一点自觉都没有,凌院长继续一本正经,边炒菜边讲解,小李警官站旁边,一会儿偷吃一会儿打岔,发表着自己对于美食的见解。


“啧啧,闪瞎眼。”


谭总听着不满意了,下巴搭在人肩膀上:“你又不是单身狗。”


“也是。”


赵医生转头,在人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


【然然你站远点儿,也不怕被油溅着。】


凌远虽然全程没露脸,但醇厚悦耳的声线通过直播进到各位观众的耳朵里,立刻又炸了一片。


【天哪,声音好好听!】


【他叫的是然然?原来李警官叫李然然!】


【我的耳朵已经怀孕!】


【李然然?李警官名字和他一样可爱啊!】


李熏然被人一个胳膊拦在油烟外面,挠着头盒盒盒地笑。赵医生听着视频里传来的笑声忍不住摁太阳穴,完了,老李家形象全毁了。谭总摸着脑门笑道:“还说人家,你控制不住的时候比这个……”


“怎样?!”


“好听!杠铃般清新悦耳!”


赵启平忍不住笑了,轻哼一声继续看直播。


“嗞啦”一声菜下油锅,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呛葱花的香味儿,虽然已经吃过了,耐不住视频里的花样繁多,凌院长的手艺又好。赵启平看看老谭,瘪着嘴咽了咽口水:“老谭,饿。”


谭总瞅瞅视频里透着焦香的罗非鱼,握着赵医生的手眨巴眼:“平平,我也饿。”


去你大爷的!


一脚蹬在谭宗明大腿上就把人踹了下去。


刚才还说吃撑了,挺着小肚子让自己给揉揉,这会儿又说饿,明明就是馋的。谭总百折不挠,爬回沙发上又把人扒拉进怀里:“行,明天就去凌远家蹭饭。”


“不!”小赵医生开起任性模式,“我现在就饿!”


谭总眯起眼,赵医生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眼睛越睁越圆,谭总先天条件不足,只好败下阵:“好,那不知道赵医生想吃什么?”


赵医生一时答不上来,转转眼珠子,看到直播里凌远正将一只砂锅端下炉灶。


“这个。”


砂锅炖鸡?


谭宗明乐了:“好啊,原来赵医生想吃鸡,那我就给你吃鸡吧。”


一手摁着腰,一手扯裤子,没两下,小平平就暴露在月光下。


“卧槽谭宗明你个老流氓!光天化日你扒人裤子!”


“对,我就是老流氓。”谭总毫无愧色地承认了,边说边把自己往进挤,“赵医生,你看老流氓对你多好的,还请你吃鸡。”


【喔!】


李熏然把镜头凑到砂锅上方,嗅到香味,忍不住伸了脑袋过去闻,又冲着镜头做出无比幸福满足的表情。


【好香!……友情提示哟,炖鸡要选用整只柴鸡,三黄鸡就不错!】


嗯,是不错。


谭宗明顶在点儿上慢慢磨,边磨边问:“不知道赵医生爱吃什么鸡?”


赵启平被捉弄得倒吸一口气,抓过人手腕在大臂上咬了一口:“什么鸡都行,只要不是……”


话音猛地打住,谭总不满意了,揉着小平平低声问道:“不是什么?”


“不是你的幺鸡就行!”赵医生英勇无畏,抓着人手腕就是一口。


唔!


谭总看看牙印,表示不打算接话,赵医生出了名的伶牙俐齿,咱动口不行就动手呗,扭腰摆胯,小小的沙发上,怎么爽怎么闹,怎么折腾怎么来。


赵启平被压得急喘,脸快挨到平板屏幕了,好巧不巧,李熏然凑到镜头前,认真介绍着自己那一位人好颜值高、脾气温柔还会做饭的……室友。俩大眼珠子天真而无辜地看向镜头,就差脑门上贴条弹幕: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室友你大爷。


赵启平被这隔着屏幕的对视吓了一跳,后面也忍不住跟着收缩,狠狠地夹了老谭一下。


“嘶!这么紧,看来赵医生真的是很喜欢吃鸡啊。”拍拍两块儿白嫩嫩肉呼呼的屁股,谭总俯身,咬着人通红的耳朵安慰道,“不用急,我这鸡可是特供……只供你一个人。”


切,年龄大了连情话都是这一套。


赵医生撇撇嘴,低头塌腰翘屁股,顺手把平板扣在地毯上。


谭总摁着人腰窝揉一揉,一边动一边乐:这才对嘛!


 


“赵启平!说好的捧场呢!说好的飞机游艇呢!说好的……”


“停!”赵医生扶着腰,“你知不知道直播网站是要抽成的?”


李熏然点点头,赵医生抬起下巴对着人:“老谭说了,你这样不划算,他打算直接捐建两所希望小学。”


李熏然:(⊙o⊙)啊!


赵启平:(⊙v⊙)嗯!我骄傲!


 


happy ending!



评论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