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茶和芝麻糊

【凌李】致了不起的你

回归线以北:

沉迷杜方沉迷杜方沉迷杜方


触碰即死真的太太太太好看了


超激动der  那就来一篇小甜饼吧


今天要花式吹院座【旋转跳跃嗨起来.GIF


 


以下正文


所以他们最后到底交了几份作业?


 


1.


接到简萱电话的时候,李熏然正地主爷似地盘腿坐在自家沙发上悠哉悠哉地嗑瓜子,电视上播着常年连载的央视新闻联播,厨房里响着锅碗瓢盆叮叮咚咚的交响乐。他甩手抖了抖身上的食物碎屑,夹着手机动作轻快地起身走去较安静些的阳台。


 


“所以你是说,希望我来帮你完成你的作业?”李熏然十分欣喜,那表情看上去就像是破获一起什么重大案件一样。都怪前阵子自己出任务时受了点小伤,被某个小题大做的人关在家里当作宠物似地豢养,闲到整日无事可做,连上网玩游戏都变得毫无乐趣,如今随便一件小事都能勾得他兴趣十足。


 


新闻学专业的简萱同学说她最近有个采访作业要做,思来想去半天还是决定联系李熏然。


“为什么不去找你姐夫?他那尊大神就现成地摆在你面前,那名声多响亮多厉害啊。”李熏然百无聊赖地在蒙上一层白雾的玻璃窗上涂涂画画着,没一会儿就搞得满手湿漉漉的泥水,他微微皱眉,心想着这玻璃是时候好好擦擦了。


 


电话那头的女声倒是反驳得相当有理有据,“熏然哥,您觉得除了我姐之外,还有谁能英勇无畏地硬着头皮跟大神聊天超过半个小时?再说,就算我敢,我还怕到时候写出的采访稿交上去,被老师当作完全不切实际胡乱杜撰的悬疑小说狠批一通呢。”


 


李熏然一听,乐了,的确是这么回事,便激动地问道:“所以,你是想来采访光荣伟大又机智勇敢的人民卫士李警官我吗?”


 


“不不不,熏然哥你误会了,我想采访凌院长……”


 


???


 


正光着脚站在阳台里接电话的高瘦青年倏地一愣,撅着嘴写了满脸的“宝宝不开心了”,复杂的情绪却只在心头停留了短短几秒,厨房里便传来了一声深沉高亢的男声:“李熏然!赶紧把拖鞋给我穿上,再被我抓到你光脚在地上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惊得青年赶忙捂住手机,跑回客厅里穿鞋,又偷偷往厨房的方向翻了个巨夸张的白眼。


 


“那等我一会儿帮你问问他哈,院长大人最近工作挺忙的。”


 


“谢谢熏然哥!”简萱声音含笑,软糯糯地回了声,“在家记得穿拖鞋,别让人家老操心。”


 


“……”


 


 


2.


李熏然趿拉着一双毛茸茸的卡通棉拖鞋气势汹汹地冲进厨房里,没好气儿地对着正提着菜刀跟案板上的石斑鱼作斗争的凌远埋怨道:“喊那么大声干嘛,没看见我在接电话呢,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没看见,只注意到你又不听话,没穿拖鞋到处走。”凌远一边剁着鱼一边开始念叨,“叫你好好调养身体你不听,现在仗着年轻耐折腾大喇喇地不注意,到老了所有病痛全都找上你,到时候我可不管你。”


 


李熏然悻悻地嘁了一声,自知理亏便不再顶嘴反驳,索性赶紧转移话题:“简萱打电话说她有个什么实践作业,挺想采访你的,拜托我问一下凌大院长最近有没有空,约个时间聊聊天行不行?”


 


凌远神情专注地切着鱼片,熟练的刀工直叫人叹为观止。李熏然心想如果凌远不是一名相当出色的外科医生,那他绝对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星级大厨,不过现在,他只是专属于自己一人的私人大厨。


 


大厨思索片刻后悠悠说道:“后天晚上我有空,叫萱萱准备一下来家里吧。”


 


轻松搞定!


 


凌远弯起嘴角开玩笑地打趣着,“外面那些找我做专访的媒体可都排队等着呢,我给李警官这么大的面子,您说该怎么报答我呐?”


 


李熏然抱肘眯着眼睛盯了他一会儿,嘴边挂上狡黠的笑意,趁凌远没留神便飞快地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有如蜻蜓点水一般轻擦过对方的唇角,留下一抹淡淡的余温。


 


那人微微皱眉,装作好不满意的模样,“就这么简单啊?”


 


李熏然朝他努了努嘴,认真道,“我好好养身体就是对凌院长您最大的回报嘛。”


 


“油腔滑调!”


“跟谁学谁!”


  


3.


晚饭过后,李熏然及时给简萱回复了消息,那边无比激动地刷了满屏的哭唧唧表情包恳求他:“熏然哥你后天千万要在场啊,我一个人根本不敢面对凌院长,他气场太强大了!!!”


 


“噫,我家老凌有这么恐怖吗?”【嗷大喵问号.GIF


 


“你不觉得他天才一般的履历看上去根本不是人嘛!简直就是文曲星下凡!是神啊!厉害到让人无法靠近!只可远观!只能敬仰!”【尔康式抓狂.JPG




呃……???


 


李熏然正大猫似的懒洋洋地躺在“只可远观敬仰”的凌院长怀里,看到消息后有些不自然地挠了挠头,继而不动声色地遮掩着手机屏幕赶紧往一旁躲了躲。


 


“哪有那么夸张啊……他挺平易近人的啦!”


 


“那是因为你跟人家关系特殊,相处得久了感觉不到那种骇人的气场。熏然哥,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你跟这么优秀的人在一起,会不会觉得自卑或者压力山大啊?”


 


李熏然望着屏幕上的寥寥几语微微一愣,沉默了许久。又突然想到些什么,于是抽了抽鼻子退出聊天界面兀自打开X度百科,输入“凌远”二字,身边人大段大段的光辉成就霎时推送至自己眼前,嚯,不搜不知道,一搜吓好几跳。那字里行间的种种描述记录读上去仿佛与身旁这人毫无关联,真的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神。


天神察觉到怀里人的走神,好奇地凑过去瞄了一眼他的手机界面,自己缩小版的一寸免冠照片正明晃晃地呈现在屏幕上,表情冰冷得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随手剥开一个橘子,拿起一瓣自然无比地送到李熏然嘴边,那人下意识地张口叼进去,吧唧吧唧嚼了起来。于是凌远又将剩下的那些一口一口投喂到他嘴里,喂养宠物似的,极其耐心。


 


“你没事搜我干嘛?”


 


“看看咱被奉为男神的院长大人到底有多厉害呗。”


 


“再厉害还不是李警官一个人的饲养员,任由您差遣。”


 


“呸!”


 


凌远一脸宠溺地将李熏然搂进怀中,无赖般地跟人讨了个橘子味儿的吻,又孩子气地缠了他半天,弄的那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红着脸颊半推半就得好不自在。凌远将下巴抵在李熏然的颈窝处,温热细密的气息徐徐喷向那人敏感的耳后肌肤,他一边温柔地舔吻着那片细腻,一边用那充满磁性的气声在其耳畔轻声絮语:“熏然,不许你再胡思乱想。”


 


 


4.


心意相通,默契十足,凌远当然想到了李熏然怔忪时分的那些所想所感。


 


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与李熏然初初在一起时的场景,一见倾心、一拍即合的浓烈情感偶尔难以敌过两人之间来自年龄差距、精神层面以及社会地位的种种代沟。他曾一度天真地以为,只要有爱就足够了,然而并非所有渴望天长地久的感情都单单依靠爱情去维系,其实更多的是心灵上的磨合。


 


他那时只顾着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去对李熏然给予千般万般的好,却完全没有询问过他需不需要,或是,那样一个年轻青涩而又充满傲气的孩子到底是否承受得起他那一份毫无保留充满压力的爱。


 


李熏然曾经问过他:“你希望我变成什么样子?”


 


“我该怎样努力才能配得起你给我的爱?”


 


那个人是尤其骄傲的,他会敏感,他会脆弱,他会自卑,他会小心翼翼地跟紧追随自己飞快的步伐,他会偷偷掩藏起自己的小个性只为迎合自己的心情……太累了,太不平等了,而那时的他却对那人的种种心情毫无所知。


 


凌远爱上的偏是那一份神采飞扬,无所畏惧的阳光与活力,初到他身边来的人却是那般乖巧谨慎,尊敬顺从。那时的李熏然拼了命地想变得更好,不要命地投入工作,只为向自己向所有人证明,“凌远的爱人李熏然,也是一个同样优秀的人啊”。


 


直到苍白虚弱的青年浑身是伤地陷进病床里,他被一身颓然的凌远紧紧握住了手,那人带着罕见的哭腔哽咽地问道:“熏然,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啊……”


 


“我想变得更优秀,努力配得上你,和你并肩,跟你匹敌,成为你挂在嘴边的骄傲,而不是一个傻里傻气只知道给你惹麻烦的小孩子……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和你精确人生中的那一点误差,我想听人说,‘看啊,凌远的爱人也是那么厉害的警官’……”


 


他始终记得自己听到这一番话时的复杂心境,李熏然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处停顿都像是一阵巨浪狠狠地拍打在自己心头的礁岸,他竟第一次感知到这个人因着自己的缘故默然承受了多少辛苦与压力……错了,一切都错了,不该是这样的呀。


 


“熏然,我爱的就是这样的你呀,你不需要为了我而做出任何改变,这样的你已经足够好了。”


 


“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是我这辈子最好的运气。”


 


凌远第一次发觉自己引以为傲的口才彻底失了灵,他不知道该如何开解自己爱的人,更不知道要怎样表达自己对李熏然的全部的爱。他只好用夺眶而出的热泪和更加用力的拥抱试图去告诉那个傻孩子,明明是我才对,那个患得患失傻里傻气,觉得自己配不上你的人,明明是我才对。


 


 


5.


李熏然低着头缩在凌远怀里,脸色微红,有些不知所措,他当然知道这个人说的是什么。那些多年前的青涩往事,就这样被人不着痕迹的再次提起,现在想一想唯独觉得是自己太过幼稚,作天作地得叫人为难不已。


 


他乖乖地搂紧凌远的脖颈,整个人都粘在那人身上,语气调皮又嘚瑟地问道:“那你现在有没有感到后悔,现了原形的李熏然是不是无法无天得让你烦得要死?”


 


“不烦不烦,李警官这是真性情,就跟前几天你说的那个网络流行词一样,跟外边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去你的!用着中老年表情包,流行语倒学得挺快。”


 


“都是李警官教的好啊。”


 


“你还挺骄傲?!”


 


“特别骄傲。”


 


李熏然笑着在凌远的侧脸吧唧亲了一口,捧着手机调回聊天界面继续回复简萱的消息。


 


——“为什么会有压力?你熏然哥我也一样很优秀啊!!!”


  


半响,那边才回了一条,“怎么这么慢,没打扰到你们的幸♂福生活吧???”【猥琐脸.JPG


 


嘿,这个死丫头。


 


 


6.


简萱扛着摄影机来的那天晚上,李熏然正趴在沙发上咧着嘴保卫萝卜,采访对象勤勤恳恳地为他按摩着后背,茶几上是一盘切好的新鲜水果和一大杯温热的牛奶。女孩子进门先是客客气气地跟凌远问了声好,之后便朝沙发上那一身毛茸茸睡衣的李大爷翻了个白眼,顺带一个嫌弃的眼神。




好好的熏然哥,怎么被人宠成这傻样呢。


 


简萱将几个问题拿给凌远看,小心翼翼低眉顺眼的样子就像李熏然最近带的那个新来的小徒弟。李大爷实在看不下去,打趣道:“欸,老凌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那么怕他干啥。”


 


女孩儿跟他对着口型,默声说道:“傻子,你懂啥。”


 


架好摄像机镜头,简萱抖着声音认真地问着问题。李熏然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笑嘻嘻地看着那头上身西装加领带、下边宽松睡裤假装正经端坐着的凌院长,那人习惯性地微微皱眉,将每一个简单浅显的问题回答得深刻饱满,又恰到好处地用幽默生动的语言缓和紧张尴尬的气氛。他的视线时常朝李熏然的方向看过来,再向他投去一个又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


 


简萱满手是汗地握着手里的稿件,恨不得自己瞎了。


 


一切搞定后,李熏然开车将女孩子送回了学校,再进屋时带回了满身的冷气。这人长手长脚得太调皮,一股脑地冲进凌远怀里,寒冷的气息直直撞上温热的身体,那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无可奈何地笑骂道:“你呀你,怎么跟个大小孩儿似的!”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


 


“是是是,我最喜欢养孩子了。”


 


凌远将李熏然冰凉的手捂在怀中,坏笑着挑眉问道:“别人的作业都完成了,李警官您的作业什么时候交啊?”


 


李熏然眨巴着一双还结着霜露的大眼睛,一脸莫名其妙地被人拖进了卧室,交了大半宿的作业。


 


“我都说了,想报答我没那么简单。”


 


 


7.


没过几天,李熏然收到了简萱的消息,那头说老师重点表扬了自己的作业,还特八卦地问了一句,摄像机后面坐着的是不是凌院长的老婆啊。


 


“啥?你说什么???”【小岳岳惊恐脸.JPG


 


“我回答说没错啊哈哈哈哈哈哈”


 


……


 


“萱萱,你以后再想采访的话,其实找我就行。”


 


“嗯?”


 


“我不想交作业……”


 


“??????”


 


【感恩有你.GIF


 


李熏然揉着自己酸痛的老腰,发去了一个被吐槽好久的中老年表情包。


 


 


Fin.


 


回归线的流水账目录

评论

热度(49)

  1. 杏仁茶和芝麻糊晟煊老板娘V 转载了此文字
  2. 四季豆灬晟煊老板娘V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四季豆豆灬
  3. lalooloo晟煊老板娘V 转载了此文字